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关中寻宝》关中地区 第一章 打斗(下) 关中寻宝娘受

《关中寻宝》关中地区 第一章 打斗(下) 关中寻宝娘受

发布时间:2019-10-13 18:08:5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金石之锁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海秦,张叔的小说《关中寻宝》此文是金石之锁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第一章打斗(下) 涂修犯下命案之后,在婚房之内的墙壁上写下“杀人者涂修”五个大字之后潜遁。这桩命案当时惊动了当地官府,悬红千两黄

>>>《关中寻宝》在线阅读<<<

《关中寻宝》免费试读


第一章打斗(下)

涂修犯下命案之后,在婚房之内的墙壁上写下“杀人者涂修”五个大字之后潜遁。这桩命案当时惊动了当地官府,悬红千两黄金缉捕拿涂修,生死不论。可涂修呢?从此隐姓埋名,远走江湖,如同一缕云烟,杳无音讯,自此人世间再无涂修,而多了一个老顽童。

老顽童之婚变固然引人帐然,但他妄顾他人死生之举令人侧目,其不怪自己生性残忍,却把自己的婚变迁怒于钱财作祟,以致性情大变,贪财无度,最终堕入唯利是图的彀中。

老顽童虽残暴无比,但他勤于武学,从不遗辍,他依据北斗七星的驿动之道,结合自己对太极八卦的浸淫,加上他聪明绝顶的武学造诣,终于自创了一套七星剑法。这套剑法虽招式繁杂,但却轻灵飘逸,八八六十四卦,阴阳各自组合变化,共衍生出四千零九十六式,变化无穷,对阵御敌,常叫对手防不胜防,无人能敌。虽然老顽童已逾不惑,但由于他杀人前必模仿孩童声音,是故江湖人称老顽童。

老顽童不无得意地哈哈大笑:“小子,你还知道爷的厉害?”

海秦轻轻说道:“至于你武功是否厉害,我的确不知。但论你的品性,当真是臭名远扬。”

老顽童听他言外之意,好似对自己的武功颇有不屑,当下大怒,正待发作,海秦却道:“老顽童,我且问你,你为何要杀死空可道人?”

老顽童哼哼笑道:“你可真够烦琐,不过念在你快死的份上,我大可以说出来听听,毕竟谁也不忍拒绝一个临死之人的央浼。那空可道人本是我山上的同门师兄,平日交往尚可,由于我师父有意传他衣钵,因此他颇以重阳宫宫主自居。知我犯下命案之后,说什么代师清理门户,四处找我,我念及旧情,避而不见,他倒以为我怕了他。有一次,我俩不意在衡阳闹市相遇,他不顾众目睽睽,狂言叱责我连累师门,气死师父,实属大恶不赦。他言语颇为激昂,引得围看之人无数,皆对我颇有言轻。我恼他伤我面子,大怒之下,将他杀死,顺带杀死了围看之十余人,方解我心头之气。”

海秦闻此,失色巨惊:“我只知你杀了空可道人,不想你竟杀了如此之多无辜?于心何忍?当真是豺狼暴虐!”

老顽童冷笑一声,“你若逢我此遇,不定比我还要过之。”

海秦怒道:“我再有怨恨,也不会累及无辜。”

老顽童学着海秦方才言语口吻,大言不惭道:“做人要讲礼仪,你打搅我言说了,理当致歉。”

海秦一时语噎,好在老顽童并非认真,他只是不想听海秦斥责之言。见海秦不语,他裨道:“杀死几个蝼蚁之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在江湖逍遥多年,死于我剑下之人何止上千,区区几人又算得了什么?”

海秦怒道:“类你之人,多活世上一日,便不知要造下多少罪孽!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以慰众生!不过,逢此亥时,我夜观天象,自测为圆月至光之刻,此刻你死,有良辰丽月相伴,也算老天待你不薄!”

老顽童奇道:“噢,你如何得知亥时为至亮之时?难道你通天文历法?”

海秦停了一下,很是诡秘,“天文历法之宏,我不敢言通,只是浅尝辄止而已。至于我如何得知至亮之刻,盖源于有人指点,复加我数十年之赏月阅历。”

老顽童叹道:“想不到你竟好清风明月之事,颇有雅骨。妙,妙,妙!不过你轻言我死于你手,我倒不敢苟同。以我之见,你死于我手倒还说得过去。”

海秦不置可否,又道:“能否对我这个快要死了的人说说,你为何要学孩童啼叫?为何要蒙面行凶?”

老顽童道:“你很好奇!我劝你一言,人若好奇之问太多,未必是件好事,有时还是坏事,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海秦轻道:“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说也罢。”

老顽童玄道:“可惜,你之两问皆属我之隐秘,不便相告。”

见海秦发呆,老顽童又呼道:“小子,闲话少说,我看此刻约近亥时,也该你我一决生死了!”

海秦忽道:“我还有一事不明,你能否告诉我,究竟是谁让你来的?”

老顽童自觉不胜海秦之烦,喝道:“小子,你的话太多了!少啰嗦,赢了我手中这把宝剑再说”。

“你不后悔?”

老顽童勃然大怒道:“老子纵横江湖几十年,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后悔。”

“好、好、好。”海秦连说三个好,清啸一声,正色道:“我海秦今日就领教一下你老顽童的七星龙泉剑法”!

其时,月如银盘高挂天幕,冷辉皎皎,四周一片寂静。忽有一阵朔风乍起,卷起地上枯叶,扬于空中,沙沙作响,让人顿生寒意。未等枯叶落地,一点乌鸦从树梢惊掠而去,“哇哇”之鸣聒于长空,久久不息。

卒然,枯叶淅淅落地,乌鸦聒噪之音无痕,寥廓归于安谧。

老顽童倏地凌空飞起,飞起之时宝剑出鞘,嗡嗡作响,直扑海秦而来。海秦见飞剑下刺而来,疾步上前,侧身晃过剑锋,右手弹开剑身,左手直点老顽童持剑手腕。老顽童见此,右腕反转,收剑回锋,左掌推出,直击海秦天灵。海秦双掌护于顶上,暗运内力,猛地一托,老顽童便被荡了开去。老顽童趁力飘然落下,双足点地,身子后翻,避开海秦十步之遥。海秦再看之时,只见老顽童双足替互游走,如若穿针引线。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踩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大方位,剑气叠加形成七道圆圈,形如舀酒之斗,在月光下尤显得寒气逼人,如泰山压顶,直奔海秦而去。这几招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兔起鹘落,令人叹为观止。

海秦见老顽童七剑排成北斗之状,斗柄指东,已稍知化解之策。原来那北斗七星的斗柄指人方位,寒暑不同。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寒暑变迁,斗柄移位,海秦据此推测,斗身之位乃是策应,斗柄之位方是老顽童七星剑法之首要所在,如果妄顾斗柄而应对斗身,必为剑气笼罩,无法脱身。海秦了此法则,知晓斗柄之位之枢要,欲破七星剑法,先要从斗柄之位着手。应对之策已定,只见他施展腾挪之法,迂回从东向进入斗柄之位,于七道圆圈之间游走腾跃,如同酒斗随柄旋转,斗身、斗柄之位各自连贯一体,虽险象环生但剑气始终无法伤及其身。

老顽童见状,遂又接连发出三七之剑,斗柄各指南、西、北三向,海秦均循位游动化解。老顽童见海秦轻易化解了自身的北斗走位之法,始知海秦谙通天文之事所言非虚。他震惊之下,蹴地扬剑,剑走偏锋,七道剑光自下而上,形成剑柱,直攻海秦下三路,海秦纵起如鹞子翻身,躲过飞剑,立于剑柱之上,若浮萍摆水,漂移之余临高飞手扬针,只听得当当当几声清脆的声音,海秦已化解了老顽童的六波攻势。老顽童大骇,心里暗道这小子的飞针功夫果然名不虚传。打斗如此几番,我却始终不知这小子的银针是从哪里发出,当下不敢大意,全身应对。

两人斗了一炷香的功夫,海秦只发了七针,老顽童已用完阳仪两千零四十八招,剑锋一转,退出北斗七星走位而行紫宫方位,再施展阴仪两千零四十八招。

只见老顽童猛喝一声,平地飞出七剑,欻焉伏地飞出七剑,跃起再飞七剑。这三七二十一剑衔尾工夫极短,如天女散花,暗含北斗七星四季之行,以黑云压城之态从上中下三路,形同棋盘,欲把海秦摧毁。霎那间,海秦只觉得周身被剑气环绕,眼花缭乱,虎口发麻,汗水潸潸,几欲抵挡不住。原来那阴仪招数比阳仪招数更为阴毒绵软,招招攻击要害,十分难缠。

海秦大喝一声,仰身倒地,躲过下中二路剑气之际,七根银针飞出挡住上路七道剑气。海秦化险为夷正欲翻身,不料老顽童又落地连发七剑,海秦眼见无法躲过,只得以七针化解方才脱身。虽狼狈脱身,但海秦深知自己此次出门,所带银针不多,身上只剩九针,如无击伤对手把握,绝不可肆意用针,只能以腾挪之法虚与委蛇。想到此处,海秦不敢恋战,一边闪挪,一边寻找老顽童剑法之纰漏。

老顽童这边也是暗暗着急,因为阴阳两仪四千零九十六式马上用完,而敌人却兀自不败,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和一般江湖高手打斗,还未能等他用完阳仪招式,敌人早就命丧黄泉,可是眼前这个人……心中一急一分神的功夫,阴仪招式已悉数用完。

老顽童自知阴阳两仪招式已全部用完,心里不禁发虚,恼愁如何用招,但见海秦竟安然无事,不由得又气又惊,不免气息紊乱。情急之下,只好重归紫宫位,准备再次重复阳仪招式,只见海秦突然纵起,前三针,后三针,排山倒海又三针,九针连环悉数飞出。落地之余,只见老顽童轰然倒地,面巾散开,怒目圆睁,已然毙命,而尸身上竟无半点伤口,只是满脸通红,仿佛醉酒酣睡一般。

原来老顽童这套剑法虽然十分美妙,但阴阳两仪招式转换之际,必归于恒位紫宫而再置七星位,而恒位在这套剑法中的方位始终不变,转换之际没有了变化,威力大减,这也是这套剑法的破绽所在。虽然只是电光一闪的工夫,但海秦看出了这个破绽,果断出手

关中寻宝

关中寻宝

作者:金石之锁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海秦,张叔的小说《关中寻宝》此文是金石之锁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第一章打斗(下) 涂修犯下命案之后,在婚房之内的墙壁上写下“杀人者涂修”五个大字之后潜遁。这桩命案当时惊动了当地官府,悬红千两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