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冷艳王妃》冷艳王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九章  补偿 冷艳王妃全文章节

《冷艳王妃》冷艳王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九章  补偿 冷艳王妃全文章节

发布时间:2019-09-19 12:06:28编辑:百小白来源:南京盛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小说作者:七途 状态:已完结

《冷艳王妃》为七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抽出怀里的匕首,执于手中,秀儿吓得差点摔了孩子,她嘶声道:亦莫儿,你到底要干什么?秦亦莫回头笑了笑,晨儿乖乖地没有动作,只是直直看

>>>《冷艳王妃》在线阅读<<<

《冷艳王妃》免费试读


抽出怀里的匕首,执于手中,秀儿吓得差点摔了孩子,她嘶声道:亦莫儿,你到底要干什么?

秦亦莫回头笑了笑,晨儿乖乖地没有动作,只是直直看着他的母亲,一眨不眨的,看是要看穿什么一般。

秦亦莫温和地对着晨儿说:晨儿,记住妈妈今天说的话,人要学会承担责任,不能退缩,不能害怕,你还小,妈妈作为你的母亲,便会为你承担起一切,而面前的这个男人,从今而后,便是陌生人,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妈妈知道这样说很残忍,可是他不要你,妈妈拼尽全力都是为了守在你身边,他居然可以不要你,不过没事儿,妈妈会陪着晨儿,他的孩子死了,妈妈会负责,晨儿不用害怕,只需要记住,你是妈妈一个人的孩子,没有人比妈妈更爱你,所以晨儿要听妈妈的话,乖乖地不要闹,好不好?

他迷惑地听着这一大段话,没有作何反应,秦亦莫觉得已经够了,只要他记住了这番话就好。

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纳兰迟暮还是一往,绝美的面容,就算是阴狠冷蛰,也最多是罂粟花,现在也还是一副王者之尊,俯视着他眼中,自己这个罪魁祸首。

今日,不论生死,我们之间两清了。

毫不犹豫地将匕首插进胸口里,狠狠地,那血流动声音,充斥在耳里。

终于,他的表情有了些松动,嘴角动了动。

捂着胸口,秦亦莫虚弱地撑着身子,最后贪念地看了他一眼,此后,我是戈秦亦莫,不再是复制品,晨儿是我一个人的。

秀儿早已扑了过来,抱着脱力的秦亦莫。

哭喊着:你怎么这么傻,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干娘的毒药是琳芸公主下的,她腹中的孩子本就是不能活下来的,都是她,一切都是她做的,亦莫儿,不是你的错。

果真是她。

蛇蝎女子!

竟然用了五个月给自己布了两个局,自己太笨,每次都踩中。

秀儿我不会死还有晨儿要照顾快去找庆宇。

秦亦莫留着一口气,靠在椅子上。

她连连点头,去找庆宇来。

刚刚那一刀,就刺偏了一点点,就是要等着庆宇前来救最后一命。

晨儿慢慢地走到母亲身边,乖巧地擦着她嘴角挂着的血珠。

一刻,竟不像个孩子。

晨儿

他弯着眼角,嘟囔道:乖乖的

说完,便转过头,起身走向纳兰迟暮,一步一步,摇摇晃晃的。

他伸出手指,大声道:你不相信妈妈,晨儿相信,你不爱妈妈,晨儿爱,你抛弃妈妈,晨儿不会,以后,晨儿只有妈妈,没有爹爹。

那么小的孩子,竟能如此地说出一番话。

秦亦莫不敢再说话,只是看着晨儿,他身上流着我的血。

有我的倔强坚持。

纳兰迟暮良久才开口,你要是想替你妈妈出头,本座认为你太小,本座等着你长大。

命,保住了,就算是以后不能再练武,就当是还了纳兰迟暮那一身的武力,更彻底地两清了。

一连几天,庆宇都没有和自己说话,就是连面都没见,经常是自己睡着了,才会来诊脉。

他在生气!

答应过他,不会以生命做赌注,这次又食言了。

秀儿苍白的脸,一刻不离地守在床边,她吓坏了。

绝陪着晨儿。

还是不愿意和我说话吗?

秀儿梳着秦亦莫的头发,低着头不做声。

叹了口气,接过梳子,靠着枕头,秀儿,我不该拿生命开玩笑,只是,那不是真的要承认本不是我造成的错误,而是和他脱去任何关系的最后诀别,从此以后,我真的和他没有关系了,晨儿是我的。

你成晨儿造成了很大的困惑。

她说出了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

晨儿和他纳兰迟暮说的话,秦亦莫怎会忘记。

两岁的孩子而已。

只是他有自己这样的妈妈,总要早些经历事情,才能坚强。

晨儿要是愿意,让他跟着绝学武功吧!

秀儿惊讶,之前亦莫儿是怎么也不答应了,今日松口了。

真的?

秦亦莫点头,她最爱晨儿,比起自己这个做母亲的,都要更加的爱。

是,不管他是喜欢,还是觉得需要,我都让他学,只是不能在我面前喊累,不然便不要继续学了。

秀儿摆着手保证,晨儿不会,我这就去告诉绝公子,他一直想教晨儿武功,还有林公子,他一直想教晨儿医术。

他们都想将最好的给晨儿。

要是可以,秦亦莫也会把最好的给晨儿。

晨儿对于纳兰迟暮,心里生了恨,所以才会想要学武。

他没有错,也不欠自己什么,是自己太傻,才会轻易地相信,也要谢谢他,将晨儿给我,这是在寒冬里的温暖,我不会再怕什么。

撑着身子,秦亦莫坐了起来,弯着尽量不碰伤口,穿上衣服,伤口没有大碍,只是他们都不放心,才一直要躺在床上。

又下了雪,银装素裹的世界,那么地纯粹。

冬日里梅花风霜傲骨,开得缄默美丽。

摘了朵枝头的梅花,红色的花瓣紧裹着身子,馨香悠远,万千文人骚客的笔下娇宠,颂扬它的诗千千万万。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咳咳!

肩头多了件披风。

秦亦莫转过头,庆宇站在身后。

这是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从被救过来后。

我以为你真不想见我,要是知道这就能,之前就该爬起来,出来吹吹风。

他无奈地摇头,眼里隐着笑意,责备道:身子是你的,我再怎么说都没用,只有煎药给你喝。

伸了伸舌头,秦亦莫夸张地说着,舌头都喝苦了,哪天都可以不用再喝药,直接咬咬舌头就好了。

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

摆了摆手,轻松道:生活本来是美好的,叹气太多,就变得太苦,我已经不埋怨什么,你该祝福我,经历过两次生死,不能看开的全都看开了。

包括他?

是!包括他在内。

庆宇松了口气,你自己相信就好,进去了,风口里太紧,不想再吃药吧!

以后为了不吃药,我要做个超人,不生病,多好!

那好,就不用我再逼着你了,你这个病人累,我的药可经不起折腾。

晨儿连马步都扎不稳,却还是要跟着绝学武功,秦亦莫坐在石桌旁,秀儿倒是心疼不已,让晨儿不要再扎马步了,休息一会儿。

亦莫儿,晨儿听你的话,你去说说。

他小脸上全是汗水。

秦亦莫走近,柔声问道:晨儿,累吗?

他憋着脸,逞强说道:不累!

说谎!

擦着汗水,明明都坚持不下去了,这么较真儿。

动得了吗?

他摇着头,身子都僵硬了,连站都站不起来,秦亦莫心疼地抱起他,坐回座位。

轻轻捏着他紧绷的双腿,说道:晨儿,学武是日积月累的,不是蛮干搞坏身体就行的,循序渐进才能打稳基础,才能学得更好,知道吗?

他垂着头,嘀咕道:这样不够,时间不够。

秦亦莫皱着眉,抬着他的脑袋,认真问道:晨儿,告诉妈妈,你这么认真学武功,要是只是为了想要去报复,那我宁愿不让你学。

亦莫儿秀儿忍不住开口为晨儿说话,晨儿他是心疼你这个妈妈。

我知道,作为妈妈,我能承担应有的责任,而这些不是晨儿该负担的,你该追求的是喜欢的东西,妈妈不希望你抱着其他的心态去生活,那样和你父亲有什么区别。

他就是抱着母亲的仇恨生活的,除了报复,不会其他的,才会觉得人心太冷,除了利用威胁,他不会和人相处。

秦亦莫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变成那样。

他不要妈妈。

点了点他的鼻子,笑道:妈妈还有晨儿,还有秀儿姨,有很多人关心爱护妈妈,不是少了谁就不行的。

可以没有他?

秦亦莫反问道:晨儿可以没有父亲吗?

他想了想,坚定地点头。

那不就可以了,生活不是没有谁急不能继续,那你还要学武功吗?

为什么?

保护妈妈。

搂在怀里,秦亦莫望着还在舞动弄枪的绝,他很适合教晨儿,许久不见,他还是习惯了要练武,每天不间断的。

亦莫儿,今天我出去了。

秀儿开口说道。

听到什么事吗?

她埋着头,睫毛一颤一颤的,淳王府要办喜事了。

哦,喜事!

刚夭折了孩子,皇帝不会生气吗?他的妹妹还悲痛着孩子,夫君就要另结新欢,几家欢喜几家愁。

秀儿观察着秦亦莫的细微神色,想要从她脸上瞧出难过似的,追问道:你是这样想的吗?

秦亦莫反问道:你是不是想看到我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好还奇怪了吗?

她笑道: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娶的是谁?

说是从小青梅竹马的女子。

看来,画中的女子终于回来了,原来王妃之位,竟是为她留着的,以前还傻傻的以为是

该是很热闹吧!

那么在乎她,将王妃之位留着,一定是呀惊动京城吧!

绝走了过来,秦亦莫将毛巾递给他,说道:你一直欲言又止的就是淳王府要办喜事了这件事,你收到请柬了吗?

他楞了数秒,已经送了请柬。

到时我也跟着去,行吗?

秀儿抢白道:你不是说放下了吗?怎么还要去参加婚礼?

感情还以为我是去破坏婚礼的啊!

秦亦莫笑骂道:难道是怕我去搅场?放心,我才没那个功夫,只是想看看,和我长得那么相似的女子,到底是怎样的,就当满足好奇心咯。

他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要找回他的青梅竹马。

当然要去看看,到底是谁!

到底曾经是做了谁的替代品。

绝没说什么,只是不让晨儿去。

晨儿就跟着秀儿在府里,庆宇要去吗?

自是要去的!

自从要听说秦亦莫要去婚礼现场,秀儿是像防贼样的放着秦亦莫,就怕有什么不妥,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去抢人的,说了多少也不信

跟着也就算了,还一直劝说着什么"亦莫儿,到时人很多,你乖乖地跟着林公子他们,不要一个人私自行动。"

说来

冷艳王妃

冷艳王妃

作者:七途类型:穿越状态:已完结

《冷艳王妃》为七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抽出怀里的匕首,执于手中,秀儿吓得差点摔了孩子,她嘶声道:亦莫儿,你到底要干什么?秦亦莫回头笑了笑,晨儿乖乖地没有动作,只是直直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