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朱门灼华》朱门灼华txt GAY吧 朱门灼华娘受

朱门灼华

古代言情已完结

新书《朱门灼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濯水清浅,主角韩家人,白身,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得了宫中的指令,良伯府的老少爷们带着女眷第二日便杀上了陆家门,先是去中门叫门,门房说大老爷不在,老太太身体不适,大夫人事忙,不见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5 06:04: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朱门灼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濯水清浅,主角韩家人,白身,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得了宫中的指令,良伯府的老少爷们带着女眷第二日便杀上了陆家门,先是去中门叫门,门房说大老爷不在,老太太身体不适,大夫人事忙,不见

《朱门灼华》免费试读

得了宫中的指令,良伯府的老少爷们带着女眷第二日便杀上了陆家门,先是去中门叫门,门房说大老爷不在,老太太身体不适,大夫人事忙,不见。

良伯府先礼后兵,既然他们软的不吃,那就来硬的咯,当下也不说话,调转车头像是要走,却转身去了大门处,让家丁敲锣打鼓的嚷嚷:

“大家伙儿都来听听!陆家虐待我们在他家守寡的姑太太,想出继自己家的半大小子过去继承绝户财,我们姑太太不依,她一个寡妇,独门独院的,哪有过继这么大侄子的,别人怎么说她呀!陆家好话不成,便威逼起来,把我们姑太太打的头破血流,大雪天的让人家跪雪地里,我们家送去的东西全让陆家人昧下了,姑太太连根毛都收不到,平时派婆子去请安也见不到人,若不是我们得了姑太太身边人递出来的消息,姑太太死在陆家我们都不知道!”

良伯府空有伯府名头,早就是个空壳子了,原本是候府的,世袭三代而降,成了伯府,如今伯爵也到头了,再往下就是白身了。

大梁的爵位由大到小是公侯伯子男,但前三个才是实质性的,后两个子爵男爵,就是一个说法,每年给一份俸禄,府邸上不能挂爵位牌匾,别人也不会称呼你爵爷,如果身上没别的职位,跟白身差不多。

良伯爷如今在五城兵马司挂了个神击将军的闲职,除他之外,良伯府的其他老少爷儿们大多赋闲在家,只良伯爷的嫡长子争气考进了御林军里,还有一个侄子中了举人。但良伯府没多大脸面,韩大爷在御林军里也比不上那些家世优渥的子弟,至今还是个小百户。而中了举的韩三爷,才华也不算多出众,二十五岁才中的举,还是堪堪上榜,想在而立之前冲刺春闱,悬。

说到底,还是家中没资源没人脉,要不然正经的勋贵子弟,本身有几分才能,早就平步青云了,哪里用得着像寒门子弟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往上爬。

所以梓桃入宫后,韩家人就想搭上这条线,如今宫里伸了橄榄枝儿出来,他们要不接住,那真是活该落魄。

至于陆家,嚇!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不想着蹭根金毛沾光,贪心不足想爬到人家头上拉屎撒尿,真当皇家是他们能挑衅的?

陆家住的杏儿胡同是官宦集聚地,周围住的都是陆大老爷的同僚,身份地位和陆家差不多,平日里挨家串门,如今陆家门口有热闹,各家都有门房护院出来看戏,保管不要半日,满京城都能知道。

陆家的门房阻挡不住,往后院传了消息,大夫人听说后便去了上院寻老夫人出主意,老夫人听说韩家竟然在她们大门口闹腾,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岂有此理!叫韩氏过来,老大媳妇,你快出去制住她们,别让她们再胡说八道!”

大夫人满脸为难,让她出去,嘴长在她们嘴上,她能管的住吗?老夫人这事本来就恶心人,过继自家半大小子去继承人家的绝户财,韩家不知道则已,知道了还不得翻天?

“还是等三弟妹来了,我和她一块儿去吧,那毕竟是她娘家人呢,她在也好说话不是?”

老夫人阴沉着老眼看她一眼,鼻子里哼一声不再说话。

不多时三夫人过来,老太太重重砸了下拐杖,剜起双眼睛,一张老脸狰狞可怖似要吃人:

“韩氏!你要翻天不是?又是拿女儿压我们,又是怂恿娘家人来闹事,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儿媳妇,难道有了个做宠妃的女儿,就能罔顾孝义人伦了吗!”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语气也是正义凛然,不知道的还以为三夫人是恶毒儿媳,老太太是慈悲婆母。

“儿媳不懂老太太的意思。”

三夫人面色清淡不卑不亢,从昨儿晚上接到圣旨后,她的胆就肥了起来,如今再有娘家人来闹腾,她知道必是宫里的手笔。以前是因为无依无靠由不得她不低头,但如今,女儿得宠娘家支持,她再养个儿子在身边,还怕老太太拿她如何?

“不懂?”老夫人气急反笑:“你去看看外头闹成什么样了!老大媳妇,带她出去,让她看看她娘家人泼妇骂街的丑态!”

大夫人面色为难去拉三夫人,讪笑道:“弟妹啊!咱们出去看看吧,一直让她们在外头闹腾也不是个事儿啊!”

三夫人不避不拒,淡笑道:“大嫂真要我出去?我一个寡妇,出去抛头露面不太妥当,再说,我不觉得她们说的有错,你让我出去,她们问我什么,我会实话实说。”

“反了反了!你这个诽谤婆母的女人,我们陆家如何能留你,我……”

“老太太!老太太!”

场面霎时就乱了起来,老太太气急攻心昏厥过去,边上丫鬟婆子蜂拥而上,又是顺气又是掐人中的,老太太身边的明溪朝着三夫人哭叫道:

“三夫人!你怎能如此!你气昏了老夫人,便是宫里主子在,也不能不敬祖母呀!”

三夫人微微瑟缩了一下,这么多年的软弱性子,不是一朝一夕改得了的,只是这个罪名她可不能担。

“老太太年纪大了,身子出毛病也正常,你们不传大夫来,一直围着老太太做什么?老太太若出了事情,也是你们耽搁了救治。”

以她对老太太的了解,老太太绝对是装的,要不然明溪她们早就火烧眉毛似的找大夫了,如何有心思给她安罪名?

“你……”

还不待明溪继续发作,老太太已经悠悠转醒,正要说话,三夫人道:“老太太可缓着些,外头还闹腾着呢,待会儿我娘家人进来了,老太太再昏不迟。”

三夫人确实是腰杆儿硬了,头一回在老太太跟前扬眉吐气,心中浊气一吐而空,人都精神了不少,再不是那副槁木死灰的模样。

大夫人去大门处接韩家人进来,韩家人可不是你让她们进去她们就进去,韩2NAI奶尖着嗓子道:“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伙的面儿说?进了你们家的地儿,什么事情还不是你们说了算!现在把话撂这儿,陆家三房过继之事,由我们姑太太做主,你们不得插手,想把你们家半大小子过继去继承绝户财,真好意思!谁家过继那么大的孩子?你们陆家就找不出几个失怙孩童?若真找不出,我们姑太太便是青灯古佛一辈子,也不要那心思不纯的白眼狼!”

韩2NAI奶是一把吵架的好手,其实陆家四夫人也不错,但陆家自诩书香门第,如何能跟韩家这破落户儿一般做出泼妇骂街的事情?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陆家要做衣冠禽兽,自然就得吃这个哑巴亏。

大夫人等韩2NAI奶喘气的间隙才说了几句:“亲家奶奶有话好好说,这过继之事都是族中做主的,没的说让她一个寡妇定,这……”

“没说让她定哪个,要么无父无母要么三岁以下,不合这两条别说话!你到底答不答应?”

围观人群附和着点头,这两条是过继最基本的要求了,要么未满三岁还不知事,要么无父无母了无牵挂,这样才能贴心,像这种父母俱在的半大小子,根本就是冲着人家家财去的。陆家要是不能应下这一条,那确实心思不纯。

大夫人眼见着舆论倒向韩家,心下也着慌起来,她是不在意三房过继哪个孩子的,过继谁她也得不了好,犯得着为这事得罪宫里主子嘛!

“这……我一个妇道人家,如何应得了这事?”

“那就找一个应得下的人来!陆少卿呢?你们老太太呢?这事你们别想蒙混过关!听说我们姑太太还在你家受虐待了,我们要见姑太太,听她亲口说话!”

大夫人忙道:“三弟妹一个守寡之人如何好抛头露面,要见三弟妹,你们跟我进去就是。”

“你先把话应下,若不然我们不进门。”

双方就这么僵持住了,直到在衙门的陆大老爷听说家里出事忙忙向上峰请了半日假赶回来,见自家门前上大戏似的,虚笑着迎上去:“亲家有礼了,有什么事进门说,这在大门外像个什么样儿!”

伸手不打笑脸人,大老爷一副笑面虎模样,他们也不好张扬跋扈,韩家这边是男女老少齐上阵的,陆大老爷上前,韩家这边便派了韩二老爷出战,两人平辈,不过陆大老爷是官身,韩二老爷是白身,但他可是得了上头旨意的,拿着鸡毛当令箭,抖抖威风。

韩二老爷抖落着袖子一脸痞相,半眯着眼睛道:“有话在这儿说,我们也就要一句准话,只要你们答应,让我妹妹过继失怙婴孩,其余一切好说。”

大老爷稍顿片刻,笑道:“只要族中有合适的孩子,定然先从他们中选的。”

“别偷梁换柱啊!什么叫合适?要么父母双亡举目无亲,要么未满三岁,若你们族中真找不出一个这样的孩子来,那我妹妹就不过继了。”

“这不行,总不能让三房后继无人。”

“那你说,不管过继谁,不过继你们家这几个。”

这个要求就有些刁钻了,陆大老爷笑得奸诈:“哪有舍近求远的道理?放着正经子侄不要,去过继旁系的?”

《朱门灼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