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醉思凡》醉思凡小说 诱受 醉思凡Mary

醉思凡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醉思凡》的小说,是作者晏东篱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叶菱歌忍不住觉得苏澹蹲在一棵树前不停的刨啊刨,这副形象颇为不雅,与他平日风流倜傥的形象差的不是一点点。 “你偷酒还真是轻车熟路。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2 18:06: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醉思凡》的小说,是作者晏东篱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叶菱歌忍不住觉得苏澹蹲在一棵树前不停的刨啊刨,这副形象颇为不雅,与他平日风流倜傥的形象差的不是一点点。 “你偷酒还真是轻车熟路。

《醉思凡》免费试读

叶菱歌忍不住觉得苏澹蹲在一棵树前不停的刨啊刨,这副形象颇为不雅,与他平日风流倜傥的形象差的不是一点点。

“你偷酒还真是轻车熟路。只是你这样不问自取真的可以吗?”

苏澹侧头看了她一眼,手不停地答到,“过了明天竹老怕是再也无福消受这些好酒了,与其浪费,倒不如便宜了我们。”

正说着,一个酒坛便被他拎了出来,露出一个晃眼的笑容,“这酒是我四年前看着他亲手埋下的,惦记了好久。”

说着一屁股背靠着大树坐下,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叶菱歌过来。

叶菱歌闻着酒香也就把什么形象抛到九天云外了。

想起苏澹适才与松竹老人的对话不由有些好奇。

“你刚才说的阮四娘是什么人?为什么竹老一听她要来就吓得落荒而逃?”

苏澹想起二人的事似乎有些哭笑不得,开口解释道。

“阮四娘是竹老的夫人。只是竹老太过好酒,阮四娘却是滴酒不沾。他们成亲以来因为这事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有一回不知怎么闹得有的严重,二人就此分道扬镳,偶尔见面也是吵的不亦乐乎。”

苏澹说着不由好笑,自是觉得这两人也太过儿戏。

“结果五年前竹老似乎下定决心要远离她,便偷偷找了这么个隐秘的地方隐居,只有少数几个朋友知道,还规定来他这儿做客的不能有女子。谁知才过了一年多,我便无意中在他书房里看到许多阮四娘的画像,才知他不仅没有表面上那么无所谓,反而失去后才懂得不舍。”

“所以你便成人之美,为他二人牵线搭桥?”

叶菱歌一边喝着酒,一边听苏澹讲着故事,靠在合抱大树下吹着风,感觉像是回到了过去在逾晴谷中的岁月,悠然而惬意。

苏澹轻笑,“也是凑巧而已。没想到的是竹老当真死要面子,竟然活活忍了四年,到头来还要人家阮四娘主动。”

转了转手中的酒壶,叶菱歌福临心至突然有些好奇。

“你说竹老以后真的会为了她不喝酒?”

“我看很难,不过他已然知道什么更重要。”

苏澹转头看她,笑得意味不明。

“阮四娘,本名阮千醉。所有的酒,都是以她命名。”

---------------------------------------

也许是酒喝的太猛,也许是好久没有这么畅快充实,叶菱歌很快就醉的不省人事,靠着树干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苏澹向来清楚她的酒量不算大。

只是喝的时候从来面不改色豪气干云,怎么看都像没事人一样,没过两个时辰必然醉的一塌糊涂。

好在酒品不错,喝醉了就只是安安静静地睡倒,不会耍酒疯更没有机会“酒后吐真言”。

夜间的风还是有些微冷,身边没有披风,苏澹便就近拾了几枝木柴,很快生起了一堆火。

叶菱歌想必是真觉得冷,在睡梦中不由自主地向热源靠近,便也是向苏澹靠近。

身体略微蜷缩,头沉重地掉了几次后便落在了苏澹肩膀上。估计觉得比直愣愣的树干舒服多了,睡梦中满意地点了点头。

苏澹看她这副“醉生梦死”的睡相,略微调整了姿势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篝火的火星不住跳跃,映在二人脸上有一种难言的温暖。

只是叶菱歌永远不会知道,过去他们把酒言欢的无数个夜晚,她总会在喝醉后一反常态地蹭到苏澹身旁汲取温暖抑或支撑。

苏澹也永远不会承认,每当这时他都希望时光停止,让这种温暖的感觉持续地久一点。

但,他只是睁着眼,坐到后半夜,然后在叶菱歌睡醒之前悄然离去。

你那时究竟在怕什么?苏澹在心里问自己。

却只是无奈一笑,然后闭上了眼也坠入梦乡。

--------------------------------------------

晨曦的第一束微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将林间迷蒙的雾气晕染得五彩氲氤。

树叶沙沙作响,伴随着几声虫鸣窸窸窣窣,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也不知早起的虫儿有什么吃。

醒了的叶菱歌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只觉得黑漆漆一片,待扭了扭身子稍微清醒一些,眼珠子四处一打量,顿时睡意全无。

她……好像在苏澹怀里?

叶菱歌浑身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眼神往上一瞟就是苏澹清俊的侧颜,忍不住多瞟了两眼便收敛心神认真地思考起来。

我该怎么办?

偷偷溜走?可是稍微一动弹肯定会把苏澹吵醒。

继续装睡?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不如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等他醒了霸气地告诉他,“本小姐昨天借了你肩膀一宿,占了你不少便宜,你要是实在气不过可以占回去。”

叶菱歌被自己这个想法逗乐了,觉得自己和苏澹认识久了竟然会变得这么“无赖”。

不过一声低低的闷笑,苏澹便在顷刻间清醒了过来,全身充满了戒备又很快放松下来。

“醒了?”苏澹自然地和她隔开了正常的距离。

看苏澹没事人一样,叶菱歌自然从善如流地装模作样,点点头慢悠悠地站起身来。

二人向着竹林外面走,叶菱歌奇怪到。

“你不去看看竹老?就这么不告而别是不是不太好?他毕竟是前辈。”

“无妨,他最怕人白天赖着不走,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依依惜别难舍难分才是要了他的命。况且,”苏澹回过头看她,“阮四娘应该已经到了,他恐怕没有功夫搭理我们。”

“你倒是来去自如,潇洒惯了。”叶菱歌无心寒碜他一句,出口却觉得不大合适,仿佛在怪他以前对她也经常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苏澹自然也想到了,不由一愣。

突然站定看着她,神情凝重,仿佛有千言万语,酝酿了半天,久的叶菱歌有些不耐烦了才开口道。

“昨晚在我怀里睡得可还香?冲我们的交情买一送一,以后还想要的话随喊随到。”

叶菱歌瞬间呆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这人演起戏来倒是不差!

原本还庆幸苏澹不动声色揭过了这页,不想是憋着给她突然袭击呢。

叶菱歌表面一派风轻云淡,不和小人一般见识的样子,内心却悄悄盘算着,自己的银针已经好久没有出来透透气,好像有些闷不住了。

苏澹仿佛能感应到她在想什么,一句话说完就一溜烟走的远远的。

不无遗憾地叹口气,图一时痛快把她惹毛了,待她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恐怕难有这样的待遇了。

《醉思凡》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