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最终穿越》最后之作穿越 kuso 最终穿越精彩内容

最终穿越

科幻连载中

火爆新书《最终穿越》是三河豆腐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卫平,林双棉,书中主要讲述了: 伊藤忠道一生醉心实业,到死也是单身一人,平时生意来往的人很多,真正朋友没有几个。 石田崇光领着一帮人料理了他的后事,将伊藤的牌位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26 12:10: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最终穿越》是三河豆腐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卫平,林双棉,书中主要讲述了: 伊藤忠道一生醉心实业,到死也是单身一人,平时生意来往的人很多,真正朋友没有几个。 石田崇光领着一帮人料理了他的后事,将伊藤的牌位

《最终穿越》免费试读

伊藤忠道一生醉心实业,到死也是单身一人,平时生意来往的人很多,真正朋友没有几个。

石田崇光领着一帮人料理了他的后事,将伊藤的牌位供奉在神社时,众人一一鞠躬道别,几天没有开口说话的阿桑齐也是毕恭毕敬一鞠躬,“伊藤君,您是真的武士。”刘卫平非常诧异,想不到这个美国人还这么了解日本的文化。

刘卫平第一次亲眼见到了教科书上所写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没有了伊藤忠道资助,他和石田崇光破解脑电波的希望破灭了。

更要命的是林双棉还有两个月就生产了,刘卫平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石田夫妇似乎看出了他的窘境,经崇光教授介绍,给他在校刊社找了份校对的工作,刘卫平干的非常吃力,但是大家看在石田崇光的面子,就当白养了一个人。

东京地价飞涨,什么都贵,林双棉工作几年的积蓄很快就耗尽了,同来的研修生个个慷慨解囊,可也凑不出几个银子。

伊藤忠道死后,石田崇光Xing情也变了,月曜会名存实忘,石田崇光和中村纯一碰到一块只会讲些怪力乱神,越来越不着边际。

刘卫平又想在校刊社认真打工先把林双棉安顿下来,又想着去实验室加把劲搞出个名堂来争取提前回国,整日首鼠两端,而且阿桑齐也经常看不到了。

到了圣诞节前,林双棉早产了,半夜里羊水破了,刘卫平措手不及,林双棉更是不知道如何应付,刘卫平顾不得什么脸面去敲石田家的门,石田夫人出面找了个医院将林双棉先送进了产房,担保出院将费用交上。

刘卫平站在一边,他出国前上过专门的外事培训课,知道日本人是不提借钱的,他一筹莫展,急的也快要跳楼了。

刘卫平坐在产房外面的椅子上抓破了头皮,他甚至问护士有没有卖血的途径,护士立即断了他的念头,二十年前血库血头乱相不止,驻美大使赖肖尔遇刺输血感染肝炎曝光后,厚生省早就清理了输血地下市场。

正在刘卫平绝望的时候,阿桑齐出现了,他裹着件风衣,什么话也没有说,从里面掏了个信封出来,递给了刘卫平,“这是美国朋友存在我这儿的,本来是等日元升值卖掉带回去的,先给你对付一阵吧。”

刘卫平接过一看,里面是一叠日元现钞,刘卫平傻了,阿桑齐拍了拍他肩膀,“准备当爸爸了,祝贺你!”留下了呆若木鸡的刘卫平走了。

护士将孩子抱了出来,“恭喜您,是个女孩。”刘卫平从来没有见过刚出生的婴儿,看着自己的女儿出生,心中五味杂陈。

护士给他看过后便抱走给婴儿洗澡检查了,刘卫平进了产房,林双棉还躺在床上两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屋顶天花板。

“双棉”,刘卫平轻轻叫了一声,“这是阿桑齐送来的。”他将开口的信封朝林双棉眼前晃了一下,林双棉似乎没有反应,“卫平,给我们女儿起个名字吧。”

刘卫平意识到自己都没想到这件事情,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叫思荃吧?”

“你还是这么急着想回去,都由你定吧,就叫思荃。”刘卫平听林双棉道破他心思不由得一窘。

灾难总是接踵而至,这是世间常理。就在林双棉进了产后病房沉沉睡去的时候,刘卫平被叫进了产科医生办公室,“中本君,我们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您,您刚刚生产的女儿皮肤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现象,您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进一步观察后会确诊是否患有先天Xing白血病。”

刘卫平一下子蒙了,他没有什么经验,护士将刘思荃抱出来的时候,脸上都是一粒粒紫色血粒,他以为这应该是小孩刚出生的正常现象,“医生,您能多久才能确认?”

“大约一个月吧,不超过四个星期,目前先放在重症看护室,您要注意产妇情绪。”

刘卫平觉得自己的人生到头了,自己从河南农村一路考上大学,留校任教,公派出国留学,遇见林双棉,三十三岁已经透支了人生的所有好运。

刘卫平来到林双棉床边坐了下来,看着林双棉苍白的面孔,他又怀疑自己在东京都美术馆那一刻和林双棉打招呼是否正确,如果没有认识林双棉,自己又是另外一个人生。

他不敢再想下去,又止不住的胡思乱想,两个月来的折磨让他困乏的睁不开眼,靠着林双棉的床头睡着了。

刘卫平醒来的时候,林双棉已经睁开眼,正瞅着他出神,刘卫平疲惫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阿桑齐好像来过了。”林双棉指了指床头的卡片,上面写着一句祝福,下面是阿桑齐的签名。

刘卫平彻底醒了过来,“对不起,这阵太累了,我睡得太死。”

“我们的女儿呢?护士怎么不抱过来我看?”林双棉的嘴唇虚弱的发白。

刘卫平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她,他想起了医生的交代,“护士说要例行检查,前几天先让你单独休息。”他口不择言,能骗到那就是那了。

“卫平,你帮我问问我这怎么回事,涨的难过。”林双棉指了指自己的****。刘卫平跑到护士台,叫来了护士,护士看了一下,“小孩应该来吃Nai了。”她又看了一眼刘卫平,“您先给她挤出来吧。”刘卫平不知道怎么弄法,护士从床头柜拿出挤Nai器给他做了个示范动作。

“为什么不让我女儿来吃Nai呢?”林双棉着急的问道。

护士又看了一眼刘卫平,“您还没有将情况和她说?”

刘卫平嗫嗫嚅嚅,林双棉一把抓住他的手,“卫平,怎么啦,你快说啊,思荃怎么啦?”

刘卫平却哇的一声哭出来了,护士在旁边看不下去了,“这个男人怎么这样,林女士,我要告诉您,您的女儿可能患有先天Xing白血病,现在正在观察室,我们会密切观察她的反应,有情况变化会通知你们的。”

林双棉的情绪并不像刘卫平那么激动,“护士,您能告诉我怎么才能确诊吗?”“现在皮肤出血的症状很像,如果连续发烧或者呼吸困难基本就确诊了,是否确诊要听产科医生意见。”

“卫平,你扶我坐起来。”林双棉的镇定让刘卫平感到害怕,他伸手托住林双棉的背,将她靠在了枕头上,“卫平,水,我想喝水。”

刘卫平倒了一碗水,门外的护士提醒他放糖,他照做了,林双棉喝下了糖水,精神好象稍微好点,“卫平,如果思荃是先天Xing白血病我们只有接受现实,得想办法给她治疗,如果没法治疗,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我生下来命就不好,和我一起的亲人都与我相克,卫平,你后悔吗?”

刘卫平紧紧抱住林双棉,呜咽着说道,“不后悔,我不后悔。”

就这样,两个人一直没有见到刘思荃,石田夫妇和刘卫平的同学来探望一次就走了,阿桑齐每天都来,他还帮着刘卫平将林双棉接出了医院,中村纯一也听说消息了,他还给刘思荃买了一件小衣服,林双棉看到小衣服第一流下了眼泪。

过了两个星期,不好消息传来了,刘思荃基本确诊先天Xing白血病,林双棉死活要去重症室看自己的女儿,团长王鹏飞有经验,一再提醒刘卫平得照顾好林双棉坐月子不要出门,不能大人小孩两个全有闪失。

等到林双棉再次看到刘思荃的时候,一个月大的婴儿已经停止了呼吸,伤心的林双棉剪下了女儿一缕胎毛便和刘思荃永别了,刘卫平闷声不响买了本日记本,后半夜等到林双棉睡着了,悄悄的起了床,翻开日记本,提笔记了起来:1987年12月29日,火曜日,阴,爱女刘思荃去世。

时间是一剂良药,它可以消磨许多东西,它可以抹平伤痛,也可以淡化爱情。

经过一连串的变故,刘卫平和林双棉不再是两个天真的年轻人,各自在考虑着自己的人生计划。林双棉又申请复课,为了给阿桑齐还钱,两个人上完课还要到附近的居酒屋洗盘子。

慢慢的,在他们的生活中出现了争吵,一次,林双棉在报纸上看到了一条消息,说是高压线下的土豆生长出来变成畸形,她将报纸剪了下来,回来给刘卫平看,刘卫平一看就光火了,“你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不对,刘思荃夭折怪我,我是你怀孕后才接触高电位治疗仪的,明明是你大着肚子没事朝实验室跑。”

“那还不是为了你,是你鬼迷心窍靠着这个要出名吧?”林双棉也针锋相对,两个人大吵了一架,最后还是以刘卫平让步结束。

1989年初,吵吵闹闹的大半年过去了,这期间阿桑齐还是像以前一样经常来看望他们,有时候也会帮他们调解一下。

眼看还有一年就要回国了,刘卫平和林双棉讨论起学业结束后是去上海还是蒙特利城,两个人争的比上次更厉害,刘卫平搬出了报效祖国的大道理,描绘了改革开放的美好前景,还发誓回到上海出人头地再也不用过苦子。

可林双棉就是不相信,她将父亲林森的遭遇又讲了出来,死活不愿再回中国。这次两个人吵得没有结果,刘卫平干脆搬出了租住的公寓,回到了集体宿舍。

两个人就这么一直冷战,这期间,来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越来越多,短短半年内,总数就将近八千人,刘卫平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不再将林双棉放在心上。不知从何时起,林双棉发现自己更愿意和阿桑齐讲心里话了。

1989年6月7日晚上,日本东京大学中国研修生宿舍里面,刘卫平和来东大进行数字通信研修的同学们聚在一起,上海电话局的一封加急电报让一群研究生都

《最终穿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