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冷艳王妃》冷艳王妃不好追 章节目录 冷艳王妃419文

冷艳王妃

穿越已完结

新书《冷艳王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七途,主角秦亦莫,少夫人,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很少见他有如此温柔的时候。你闭嘴恶毒教主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他自己也换上了件衣服,第一次没有穿黑色系的衣服。我想要抱孩子。将还能说

南京盛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新:2019-09-19 12:06: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冷艳王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七途,主角秦亦莫,少夫人,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很少见他有如此温柔的时候。你闭嘴恶毒教主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他自己也换上了件衣服,第一次没有穿黑色系的衣服。我想要抱孩子。将还能说

《冷艳王妃》免费试读

很少见他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闭嘴

恶毒教主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他自己也换上了件衣服,第一次没有穿黑色系的衣服。

我想要抱孩子。

将还能说话的人搂紧怀里,笑骂道:或许已经有了孩子,刚刚那么努力。

啐了他一口,红着脸道: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等你能下床了,不然孩子摔了怎么办?

之前的隔膜这么快就没了,烟消云散了

都怪你,估计真要在

纳兰迟暮勾唇一笑,那就是本座要的。

去死!

秦亦莫窝在怀里睡过去了。

耳边传来嘻笑的声音,秦亦莫睁开眼睛,朦胧地看到一个人影,秀儿!

坐起身,再次看清,是秀儿!

秀儿

秦亦莫伸开双臂,抱着她,你这个傻瓜,一声不吭就跑到这里来了。

她拍着秦亦莫的背,温声道:我怀里还有一个,你还是先放开啦!

还有一个?

放开双手,她怀里果然抱着一个孩子!

冲着咯咯直笑的孩子。

那相似的眉眼

秦亦莫激动地问道:他是谁?

秀儿嗔怪了一眼,看来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可真不是个称职的母亲,我还是抱着她先走吧!

赶紧地拉着她,秀儿,不要,我要抱孩子。

你呀,这事就值得哭吗?

擦着眼泪,秀儿将孩子放到秦亦莫怀里,他是你的,谁也抢不走的。

柔软的身子靠在手臂上,秦亦莫小心的抱着他,生怕弄疼了他。

秀儿看着僵硬抱着孩子的亦莫儿,眼睛红了,帮着她把手放到正确的地方,更好的抱着孩子,这样就对了。

怀中的孩子骨碌碌的大眼睛转个不停,一点也不害怕,还冲着秦亦莫咯咯地笑个不停,那粉嫩的脸颊软得像棉花糖。

手轻轻地点了点那娇嫩的皮肤,秦亦莫只想哭,宝贝,妈妈的宝贝!

脸贴在他柔嫩的小脸上,那浓浓的奶香气温软了整颗心。

秀儿,谢谢你!

他叫纳兰晨

秀儿拉着他的小手,逗着他笑。

纳兰晨?谁取的?

秦亦莫皱眉道,怎么叫晨!

王爷取的。

纳兰迟暮?

他还真会取,爹叫暮,儿子叫晨!

真是哭笑不得,生怕不知道是他的孩子,晨儿,乖,再笑一个!

他弯着大眼睛,毫不吝啬地笑着。

妈妈!

模糊的声音

秀儿,你听到了吗?

是,晨儿在喊"妈妈"。

秦亦莫激动地抱着他,晨儿,再喊声妈妈!

可不管怎样逗,他都不肯开口了,只咯咯笑着,秦亦莫泄了气,笑骂道:小东西,逗我玩儿呢!

他吐着泡泡,欢快得不得了。

秀儿,我手已经动不了了,你先抱抱。

晨儿一岁,看着瘦瘦的,却是有重量的,秀儿刚要抱,上空便有人接过去了。

王爷!

秀儿起身退到旁边,看了眼秦亦莫,便出去了,顺道关上了门。

爹爹!

晨儿乖巧地喊着,吐字清晰,纳兰迟暮的脸终于轻松了,抱着他坐到床边。

秦亦莫假装生气,掐着他的小脸,逗你半天都不愿意喊我一声,还是不是我生的,小东西。

他挥舞着手,眯着眼缩在纳兰迟暮的怀里,爹爹抱抱!

大人,小孩敢情都欺负自己!

纳兰迟暮挑眉,道:像本座好。

切,自恋。

要是长得像他,估计长大后就要害了多少姑娘。

秦亦莫瘪瘪嘴,将晨儿抱过来,他黑溜溜的大眼睛非常漂亮,脚蹬蹬地踩在她腿上。

啊!

手一软,差点就摔了他,秦亦莫吓得魂飞魄散,晨儿!

好在纳兰迟暮眼急手快,将他抱住了,晨儿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瞪直了眼,瘪嘴委屈极了。

乖,晨儿,妈妈不是故意的。

狠瞪了眼他的爹,骂道:都是你,不然怎么差点摔了晨儿。

他云淡风轻地瞄了眼秦亦莫,最好相信本座的话,没有三天,是下不了床的。

居然理所当然地说着。

要不是怕伤着晨儿,真是拿着枕头扔过去。

气呼呼地喊道:纳兰迟暮,你还要说,不要教坏了晨儿。

他听不懂。

哼,没有心思和他扯,怪理论太多!

琳芸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他倒没思考,说道:不是晨儿的弟弟,女人就是瞎操心。

不是你的?

那会是谁的?

他显然没有兴趣再回答。

好在外面进来了丫鬟,王爷,午膳已经准备好了,要到花厅去吗?

拿进来。

不陪少夫人吗?

这丫鬟真大胆!

本座的话照做就是。

秦亦莫朝她使了个眼色,这教主最是霸道,说一不二,谁敢反抗!

丫鬟领命连忙退了出去。

你现在是王爷了,怎么还是改不了一口一个"本座"的习惯,秀儿呢?让她一起来吃吧!

他淡淡道:要是你愿意让人见到闺房之乐,自是可以。

这人说话越来越直白!

吃个饭就叫闺房之乐?

晨儿吃什么?

秦亦莫才发现自己关于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他呵呵地对着自己笑,殊不知自己根本就没有照顾过他,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

等会儿让人带下去!

对了,秦亦莫突然问道:夫人怎么样了?那冰魄丸有用吗?

之前让萧临风送到他这儿,不知道怎样了。

是否是真的。

嗯!

他点头,进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应该是奶娘,她恭敬地行礼,抱着晨儿便出去了。

晨儿像他

总是不哭不闹。

那就好,他算诚信。

下次没有经过本座的同意,不能擅自作主张。他酷酷地下命令。

秦亦莫切了声,要不要这么霸道,我也是想尽一点力而已。

你以为是任何人,我都会拼命地去做吗?

本座自有办法,女子无需抛头露面。

才不同意他的想法,反对道:我不会做家庭妇女,整天呆在家里等着丈夫回来,都快成了望夫石,我也要做自己的事情,你不能剥夺我的自由。

本座的女人,不需要做那么多。

反正我不会只呆在王府里。

气氛一下子僵持下来了,丫鬟端着午膳进外屋,王爷,可以用膳了。

他冷哼了声,便走了出去。

秦亦莫气结,喊道:你不会是想饿死我吧!喂,我动不了。

就知道欺负自己!

过了一会儿,也没劲儿喊了,他进来了,秦亦莫两眼发光。

我都快饿死了,快给我。

还好他有良心。

他故意地将吃食放在桌上,不解问道:本座还没将你喂饱吗?要是不够,现在还是可以继续。

色狼!

暗骂着,秦亦莫没好气,你就不知道节制啊,哪天惹毛了我,直接将你绑在床上,看你还怎么嚣张。

他好笑地挑衅道:一百零八式,要试个遍!

不会来真的吧!

秦亦莫干笑,那个开玩笑的,吃饭,再不吃就死人了。

也没再纠缠于这个问题。

不会吧?真不让我吃?

要接过碗,他却躲开不放。

本座喂你!

啊!受宠若惊,他竟然要喂自己,不会是脑袋摔坏了吧!

他低声问道:不想吃?

吃开玩笑,你要喂,自然是要吃的,只是

秦亦莫摸了摸鼻头,心里骂着自己犯贱,他对自己好一点,就不敢相信,果然是被虐惯了的恶习改不了。

唔,我不要吃肉,好腻!

皱着眉头看着碗里的肉,晶莹剔透却是脱不了油腻,直看了都想吐。

不准挑食。

咬着嘴唇,就是不张口,早知道会这样,自己吃不更好,偏偏贪念这一点温柔。

他不满地看了一眼,吃掉,不然本座吃了你。

秦亦莫痛苦地别过脸,小声道:就知道威胁我,只吃一块。

几乎是没有咬,便吞下了那整块肥肉,差点就噎死。

果真不好养。

一开口,满嘴里还是恶心的油腻味,秦亦莫受不住了,直接用手抓了根青菜放进嘴里,被对面的人狠狠鄙视着。

骂骂咧咧的一顿饭,他真是故意的,自己不喜欢吃的就占了大半。

实在很难忍受接下来的两天里,他如此"殷勤"地喂饭

第二天便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少的事情。

一个丫鬟闯进屋里要抓"狐狸精"。

秦亦莫都快雷死了,要不是听秀儿闲话提起,她还不知道府里是怎么传自己的。

都说府里来了只狐狸精,整天缠着王爷,就连快要生产的少夫人都不理了。

而且还带回了一个孩子,那孩子可能会抢少夫人肚子里公子的王子爵位,而且据说老夫人都不敢回王府,还在圣国寺暂住。

嚣张得不得了,府里的下人都个个群起激昂,要不是王爷被迷了心智,早就将狐狸精赶出府去了,闹得府里乌烟瘴气。

且不说少夫人那儿的事,就单说王爷,他那么强大的人,会轻易地被人迷惑,为了贬低自己,他们还真是塑造各种悲情角色。

那个丫鬟可是带足了家伙,请了个捉妖的道士便闯进了房间。

秦亦莫刚好穿上衣服,还没下床,秀儿挡在身前。

狐狸精,你迷惑王爷,害得少夫人整天以泪洗面,居然带回野种,要抢王子的世爵之位,当真是不要脸。

进门便是噼里啪啦地一顿臭骂。

她怎么骂都没事,竟然还说晨儿是野种!

还没等秦亦莫起身,秀儿便上前狠狠地赏了她一个大巴掌,斥道:晨儿是王爷的血脉,岂是你能诽谤的。

秀儿护晨儿,一直是看在眼里的。

被打的丫鬟红了眼,作势要回打,秦亦莫怎么会给她机会,拔下头上的一根簪子,直接打偏了她的手。

得寸进尺,骂了人还想打,你是为谁讨公道来了!

闯到地方来,还带着捉妖师,真是看准了王爷不在府里。

丫鬟哇哇直叫,捂着被打中的手,还嘴硬骂道:捉妖师,赶紧施法捉了她,敢使妖法,快去呀!

秦亦莫懒懒地靠在床边,好笑看着唱戏的她,狐狸精是吗?是想让我现原形,还是只想为你家少夫人出口气?

敢这般大胆进入的,不是仗着王爷,便是少夫人,想来便是后者了。

哼,少夫人才是王爷的妻子,你算什么,狐媚子。

秀儿铁着脸,训道:你眼里只有少夫人,那老夫人呢?

那丫鬟嗤笑了声,老夫人上香礼佛去了,王爷又不在府里,少夫人最大,惩治一个狐狸精还需要多说什么吗?

哦!少

《冷艳王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