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圣剑玄钩》圣剑联盟 男妃文 圣剑玄钩清水文

圣剑玄钩

玄幻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六耳灵明原创的玄幻小说《圣剑玄钩》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翁道,冷雪衣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百草翁惨叫一声,双膝跪倒,地上已多了一排鲜血。 他强忍剧痛,沉默了良久,忽而凄然一笑,摇头叹道:“好快的剑!好快的剑!” 冷雪衣

|更新:2019-09-15 18:07: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六耳灵明原创的玄幻小说《圣剑玄钩》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翁道,冷雪衣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百草翁惨叫一声,双膝跪倒,地上已多了一排鲜血。 他强忍剧痛,沉默了良久,忽而凄然一笑,摇头叹道:“好快的剑!好快的剑!” 冷雪衣

《圣剑玄钩》免费试读

百草翁惨叫一声,双膝跪倒,地上已多了一排鲜血。

他强忍剧痛,沉默了良久,忽而凄然一笑,摇头叹道:“好快的剑!好快的剑!”

冷雪衣淡淡笑了笑,悠然道:“比起‘芭蕉剑’怎样?”

百草翁盯着他,又放声大笑起来,恨恨道:“你的剑再快,也不过只是天下第二!”

冷雪衣脸上的笑容霎时不见了,拨弄着白发的手也僵在了半空。过了良久,他终于缓缓问道:“那么,天下第一又当是谁?”

百草翁干涩一笑,笑出了两眼泪花:“明知故问!十余年前‘雪花巷’一役,你败在‘芭蕉剑’下,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

冷雪衣哈哈大笑,两眼闪现出可怕的光芒,拳头也紧紧握了起来:“十余年后的今日,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他的声音有令人发颤的戾气,手掌在大石上轻轻一击,岩石立刻碎落成砾,绵绵向断崖下滚去。

百草翁惨然变色,挣扎了几下,翻转身子坐在地上。

他膝盖处疼痛难忍,便用两手握紧了曲杖,强支着身子站起,刚迈上一步,又重重跌在地上。如此试了几次,额头汗水已成股而下,身子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正自痛苦挣扎,猛然腰上一紧,被人半抱着扶了起来。那人动作轻柔,力道却用得恰到好处,将他轻轻放在一块岩石上。

百草翁感激不尽,颤声道:“多谢,多谢——”刚说了几个字,脑袋嗡的一阵,死死地盯着眼前那人,好像着了魔似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来人也是一袭白衣。

他的白衣破旧得发黄,好像多年没有换洗过。

他的脸瘦削而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一副病恹恹的神态,好像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皱纹悄悄刻在上面,岁月无声滑过,留下了苍桑的痕迹。

他的脸上有微笑,淡淡的笑容间,眉角凭添了几许哀愁。

已没有人能看出他的实际年龄,只有他的眼睛能把一切出卖。好像在向世人证明,他还年轻。

甚至,他还活着……

空气好像瞬间凝固了,夜风也好像霎时无影无踪。但他的衣衫,却分明在风中摇摆。他鬓边的几缕白发,好似漂泊无依的幽灵,一如既往地拍打在脸上。

冷痕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大了嘴巴,傻愣愣地呆立着。隔了半晌,终于吐出了一个字:“爹?!”

来人赫然竟是冷雪衣!

一时之间,居然出现了两个冷雪衣!

那一个还静静地坐在岩石上,安然不动,目光锐利而坚韧,发出绿幽幽的光。只是落在来人身上时,倏然多了一丝诡秘。

那人好像生怕他消失了似的,一刻不移地盯着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掠过他棱角分明的脸,盯在了他的背后。

他的背后也是一把长剑,淡黄色的锦锻,紧紧包裹了剑身。

两人静静地对视,良久没有言语。月光投下银色的光华,映上他的手,一管晶莹的玉箫横列在他的指间。

他的手苍白,修长,没有一点血色。

那人忽然起身,仰天纵声长笑,夜空中回荡起他放肆的笑声。笑声嘎然而止,他瞪着眼前人,重重地道:“冷雪衣,你终于来了!”

冷雪衣微微一笑,淡淡道:“可惜,我来迟了。”

冷痕大步奔到他怀里,失声痛哭道:“爹,真的是你?我早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

冷雪衣点了点头,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冷痕道:“我没事。”忽然想起一事,又道,“爹,他装作你的样子,把我抓走,又把我丢给一个老乌龟。”

冷雪衣点了点头,抚着他的头,和蔼地道:“我已经知道了。”又对百草翁道,“仙翁,这里没你的事了,还是下山去吧。”

百草翁叹了口气,疑惑地道:“你们两个到底……难道……你才是冷雪衣?”挣扎了几下,却始终站不起来。

冷雪衣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转过头去,眼神落在那人身上,面色瞬时凝重起来:“观里的人是你杀的?”

那人傲然挺胸,道:“不错!是老夫杀的!”

冷雪衣闭上了眼睛,似乎那一幕又浮现出来,沉声道:“为什么?他们要找的人是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人哈哈大笑,冷冷道:“老夫要杀人,谁敢问一句为什么!”

冷雪衣点了点头,叹道:“你有如此身手,居然还要假我之名,到底居心何在?”

那人又是一阵大笑,断然道:“很简单,我杀人,就是你杀人!与你有关的人,全都是我的敌人!”

冷雪衣摇头叹息,扫了他一眼,缓缓道:“我本不想杀你,可你杀孽太重,看来,我是非杀你不可了。”

那人哈哈大笑,放肆地道:“冷雪衣,你杀不了我的!”

冷雪衣轻笑了一下,淡淡地道:“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他们跟你无怨无仇,你不该把他们全部杀死。”

那人鼓掌笑了,一无所谓地道:“杀人者人亦杀之。我是假扮了你,那又怎样?原来你的名声坏透了,不管好人还是坏人,天下人人都想杀你。”

冷雪衣淡淡一笑,道:“好人怎样,坏人怎样,天下人又怎样,还不是一样来送死?”

那人仰天打个哈哈,狞笑道:“好狂的口气!”

冷雪衣却没有笑,道:“我虽然狂妄,还不至于是个疯子。”

那人反问道:“你是说我是个疯子了?哼,区区数百条人命,算的了什么!怪只怪他们来的不巧,老夫只有替你打扫干净。”

冷雪衣剑眉一竖,凄然道:“你的剑很快,也许他们死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为什么而死。”

那人笑了笑,道:“不为什么而死,才是死的最高境界。总好过有些人,孤独寂寞、生不如死,受尽世上万般苦楚。”

冷雪衣心中猛然一痛,似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一刹那想起了许多往事,目光随即黯然,喃喃叹道:“生又何欢,死又何悲?”

冷痕走上前,将他衣衫一拉,眼巴巴地道:“爹,这个人很坏,他不止骂姑姑,还动手打我。”

冷雪衣紧紧地盯着他,立刻闪烁起异样的光。

那人不以为然,哈哈大笑了片刻,愤然道:“冷雪衣,水性杨花的风流女子,世上何其之多!你为她痛苦,还不如死了干净!”

冷雪衣的眼睛瞪大了,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双手不觉已紧紧地握起,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说什么?”

那人又笑了,意味深长地道:“多少年来,你一心只爱她一个,可她却偷偷背着你,跟你的好兄弟做出了那种事,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冷雪衣眉头抽动一下,终于忍耐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出了几口鲜血。他闭上眼睛,吞了口苦水,想要再次压抑住自己,手却不停地颤抖,脸色也更加苍白了。

他好像顷刻间已经死了。

“抛却红尘倦事,法身不灭,既受尘世所累,何不及早解脱?”那人紧紧盯着他,手指悄悄捻诀,口角又现出诡秘的笑,“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对不对?”

冷雪衣居然点了点头。

那人微微一笑,又道:“为什么不把心里话告诉她?说出来吧,只要你说出来,一切烦恼就全没了。”

冷雪衣神色迷离,略怔了片刻,果然动情地道:“小楼,你没有错,更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不止害了你,更害了很多人,害了你们一生一世……”

“很好,很好!”那人盯着冷雪衣,两眼发出兴奋的光芒,“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大手在头顶一揭,长发飘落,露出一个光溜溜的头来。

冷雪衣的眼睛已然直了,盯着他看了半天,却一脸的茫然。

那人道:“你仔细看看我,认不认识?”

冷雪衣又仔细看了半天,怔怔道:“不认识……”

冷痕看他顷刻间成了这副模样,不禁急了:“大光头,你把我爹怎么了?”

那人并不理会,只对冷雪衣道:“现在你跟我念,我说一句你说一句,知道么?”

冷雪衣道:“是。”

那人口中念念有词,缓缓道:“灭诸烦恼故,灭生死故,名之为灭;离众相故,大寂静故,名之为灭。”

冷雪衣话语含糊,也跟着道:“灭诸烦恼故,灭生死故,名之为灭……”

那人喜不自胜,一边后退一边缓缓道:“我是你,你是我,我是我,你是你,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冷雪衣双眼呆滞,果然愣愣地走了几步:“我是你,你是我,我是我,你是你……”

冷痕大急,口中直叫:“爹,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百草翁道:“不用叫了!他神志不清,中了大和尚的迷心咒。”

冷痕奔到他跟前,摇着他大声问:“那怎么办?”

百草翁微微一笑,却不言语。

冷痕道:“你快说啊!”

百草翁笑道:“天下只有一样东西能救的了他,不过可惜……”

冷痕道:“什么东西,你快说!”

百草翁道:“那东西得之不易,疗伤祛邪百毒不侵,要救你爹更是非它不可。”

冷痕听他缓言慢语,早急得抓耳挠腮,不住催促道:“到底什么东西?去哪儿找?”

百草翁垂首道:“本来我能救他的,可是现在……”

冷痕道:“现在怎么了?不能救么?”

百草翁道:“不是不能救,而是救不了。”

冷痕用力地摇着他的身子,直差没把他摇下岩去,直问:“那是为什么?”

百草翁似言不言,欲说不说,隔了半晌才道:“我的仙丹被你偷了个精光,还怎么救?”

“仙丹?”冷痕一愣,踱了几步又道,“仙丹能救么?”

百草翁道:“惟有仙丹,仙丹而已,否则他只有死路一条。”

冷痕呆立

《圣剑玄钩》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