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狼情蜜意》狼情蜜意时装 小白文 狼情蜜意小说完结版

狼情蜜意

架空已完结

主角是莫离,宝澜的小说《狼情蜜意》此文是低眉流光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我便笑:“你就不怕我只抽签不解签。” 小沙弥对我似乎有些无语吧,不作辩答,只是将签筒给我。 我学着旁边那个小姐摇啊摇,她停下,捡

|更新:2019-08-14 06:2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莫离,宝澜的小说《狼情蜜意》此文是低眉流光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我便笑:“你就不怕我只抽签不解签。” 小沙弥对我似乎有些无语吧,不作辩答,只是将签筒给我。 我学着旁边那个小姐摇啊摇,她停下,捡

《狼情蜜意》免费试读

我便笑:“你就不怕我只抽签不解签。”

小沙弥对我似乎有些无语吧,不作辩答,只是将签筒给我。

我学着旁边那个小姐摇啊摇,她停下,捡起竹签给那和尚:“大师请解。”声音淡雅中带着一些清冷之气。

那大师眸子圆睁,惊叫出声:“帝王燕,此签竟然会抽中,上百年来此签已经没有人再摇出来过。”

“大师这何解?”她声音也带着些许的欣喜,看来这签是上上之好啊。

“此乃天意也,小姐命中注定贵不可言。”

他就这样解签文啊,这样我也会,还需你解不成。

我使劲儿地摇我手中的竹筒,从竹筒里掉下一枚竹片,我捡起一看,乐了:“呵呵,这下我真的不用解签了。”

“施主不解签吗?”小沙弥问。

“和她一样的,有什么好解,不过我不会贵不可言的。”我开心一笑,将竹片再放回竹筒里去。

他们都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才发现,那个小姐真的很美,凤眼睁圆贵气毕倾地微微一笑看我。

小沙弥以为我糊弄他,有些不开心地说:“女施主真是爱开玩笑,这竹筒里就压根没有帝王燕的签文。”

爱信不信,刚才我捡起来一看,还真的是这三个字,那不用解,不用收我钱矣,险险保住了我孤单的几个铜板儿。

朝他们做个鬼脸站起来随意地看着。小沙弥又出去引香客来抽签,我转悠了会看到右侧的偏门的梨树奇高,不知有没有梨,去摘几个来解渴倒是妙得紧。

不过落了一场空,这梨树只有一树叶子了,失望而回听得有脚步声从从梨树后面过来,回头一看原来是二个小沙弥,一边走一边低低地说话。“要是让师父们发现你拿错了签筒摆出去,非责骂你不可。”

“那怎么办,我把竹筒摆错了,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摆那个签筒出去,明明竹签都一样的啊,一会儿他用饭我再悄悄地换走不就成了,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了。”

“我也不知,反正说不可以二个那样的签筒摆出去。”

不太明白,我也没有兴趣,便踏了出去。

下山的时候脚步轻松,一溜烟就跑到了山下,倒不知是谁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的,我爬上去累得要死,下来就风一样的快。

山下一片无垠的稻子像是金子一样的耀眼,风起金波起伏,秋啊,如此丰收的季节。

勤劳的人早就在田里忙活开了,那些谷子用竹箩筐装了就搬到路边的车板上,再运回去还要晒干,田里有人在割着稻子,还有人使劲儿地在木板上甩着,忙得热火朝天的。

一个老伯用绳索套着自已的脖子,使劲儿地拉着满车板的稻子,奈何真的太沉了,二个轮子也不转下,我跑上前去帮着他推,他回头朝我一笑:“姑娘,麻烦你了。”

“不麻烦。”换了莫离,他也会这样做的。

使劲儿地推一会儿就热得我满头大汗了,偏得这道儿不是很宽,后面有马车而来,催促着我们:“让一边儿去。”

“这又不是你们的路,凭什么让。”这还让那去,不会马车赶过点右侧去吗?

可是拉车的老伯,却真的很听话地将车拉得更边,那赶车的人冷眼瞧着我:“死丫头。”

我怒了:“你说什么来着呢,这是你们家的路吗,我偏就不让了。”

“不得无礼。”从马车里传出一声娇斥,白嫩的手微掀开车帘,明艳照人的脸上带着笑,见是我微微的有些吃惊,却又镇定地说:“不得对这位姑娘无礼。”然后一低头,从衣袖里取出一绽银子丢在谷筐里:“姑娘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

然后她的马车就赶了过去,跑得飞快,我看着欲筐上的银子有些冷笑,有钱人总喜欢拿银子来砸人啊,这算是什么意思,不过钱是好东西,虽然最后看我的眼神有点鄙夷与轻蔑,不过她又不是我的谁,干嘛要和她计较。笑眯眯地给老伯:“买一头牛或是马吧,你看,天上掉下来的。”

往后我回头想想,这是老天安排的事啊,一时的心善帮种田人推车,不然的话我早已经死于非命了。

待我回去莫离也回来了,买了些素果子和糕点在太阳晒不到的地方,我笑嘻嘻地跑了过去:“莫离莫离我回来了。”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你的脚步声了。”他微笑:“瞧你一头汗,快冼洗去拿个杯子来喝茶。”

我偏不,一扬手将额头上的汗都擦去,然后端起他的茶大口就灌下:“真好喝,莫离,这是孝敬我的吗?好多吃的啊,我的口水都忍不住流了。”

他有些苦笑不得:“瞧瞧你的用词。”

“呵呵,别给我吹毛求疵嘛,我这不是受你影响,慢慢地学着用四个字四个字的词语吗?”

“敢情还要夸奖你了,坐下,我有话问你。”他将手中的书放下。

我坐在小矮凳上,抬起小脸像孩子一样天真地看他,他无奈地摇头叹气:“你啊,毛病可真不少,却又会装无辜,你又去惹少北了是不是?”

哦,是向少北那个心眼儿小的人跟在他面前说我了,我很委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少北很生气,我爹娘也甚是喜欢陈小姐。”他简略地说。

我点点头,轻声地说:“哦,我知道了,不过莫离啊,你告诉我男人的誓言是不是说说好听的,在凉城他说非傅润芝不娶,又说只有她才配做向家的大少奶奶,为什么才几个月而已,就改变了啊?”

我真的很不明白,我想如果我坚持的,我会一直一直地坚持下去。

莫离垂下眸子,淡淡地看着阳光照着的边缘一边暗一边亮,轻声地说:“时间终会改变一个人的看法的。”

“你会吗?”我好奇地问。

他笑,很是苦涩地说:“我会。”

于是我也很开心地笑了:“那真是太好了,莫离,你猜猜我今天在宝澜寺里抽到什么签来着了?”

“什么?”他淡淡地问。

我甚是得意:“我没有花钱的哦,因为小沙弥告诉我,只抽签是不用收钱的,然后我身边就有一个人抽着了帝王燕的签文,你知道吗?我也刚好是,我听别人解她的就好了,哈哈,我赚了。”

我说得很开心,莫离却双眼睁大,吃惊地看着我:“你说你抽到帝王燕的签文?”

他认真的样子让我都收敛起我的嬉笑,严肃地点点头:“是的哦,你知道吗,那个小沙弥的脸色可多难看了,还以为我戏弄他来着,总说不可能的,明明就是帝王燕,我认得那三个字。”

“这事,有谁知道?”他紧张地抓住我的手。

我努力地想了想说:“当时就二个解签的,还有一个小姐,还有那个小沙弥,不过我抽了签然后看到是帝王燕就插回去了,那个小沙弥说我耍玩的,那个签筒是没有帝王燕签的。后理我还听到二小和尚说摆错了签筒,要偷偷换回来呢,呵呵,后来我下了山还帮拉谷子的老伯推车,那小姐又来很恶势地给我们一两银子,我给老伯去买马了,莫离你说我这样做对不对啊?”要夸奖我啊,这样我才会多好做好事儿。

他怔了很久,脸色都有些苍白,细细地喃语着:“帝王燕。”

“没错,是帝王燕。”我肯定地说。

他手一颤,连手里拿着的果子都掉在地上滚得好远,最后目光变得冷厉:“天爱。”

“在呢,怎么了?”我小心翼翼地问他。

我觉得他现在有点不对劲啊:“难道我做错了。”

“你没有做错,可是你答应我,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出去,现在除了我知道你不可以再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不知道。”我的确不知为什么要这样做。

莫离眼里有些不开心:“你不是说会听我话么?”

“好,那我知道了。”他拿话压我,真是有点不开心来着了,我最讨厌别人叫我这样那样,却不让我知道为什么了?

好一会他悠长地叹一口气,看着那开得有些淡疏的木槿花:“也许只是误会一场,原本不该你的,让你玩笑一场抽到了而已,但是帝王燕这签文上百年没有出现过,如今你一去宝澜寺,一出现还是二支帝王燕,或许也很不平常,但一切都是天意注定。但是这些事,若是让人知道,便对自已不好,在你看来这没有什么,但别人不会这样想。”

我咬着那圆圆的果了,甘甜的汁水在齿间流动:“莫离,你会听天由命吗?”

他淡声地说:“一切皆皆由天注定,你便怨便恨便怒,可也不会改变什么的。”

“但是莫离,我不信天,我觉得天注定什么,但是我不会任由它左右我什么。”

“年轻真好。”他笑着说。

什么年轻真好,难道他很老了,我的莫离可是一个谦谦君子,还风度翩翩。

莫离也是知我脾气的,冷静下来才说:“好吧,更深的我且不与你说,上次跟你说的一山不容二虎,你总该知道最后的结局吧,帝王燕一出,还双支,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明白了。”我用力地点头,吃了半个果子又说:“莫离,难道不可以花开并蒂。”

他长叹:“有时真会让你气死,教你就是噎死我的。”

《狼情蜜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