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城太子祭祀妃》倾城太子祭祀妃 小说 立场倒换 倾城太子祭祀妃出柜

倾城太子祭祀妃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倾城太子祭祀妃》是造纸农不吃鱼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西瑶光,西荆,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朝歌是逃着离开的。 上去的路上,她甚至可

|更新:2021-01-13 20:02: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倾城太子祭祀妃》是造纸农不吃鱼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西瑶光,西荆,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朝歌是逃着离开的。 上去的路上,她甚至可

《倾城太子祭祀妃》免费试读

苏朝歌是逃着离开的。

上去的路上,她甚至可以感受得到身后充满笑意的目光。

“砰!”苏朝歌用力关上床板,半躺在床上,摸着胸口长舒一口气。

想起刚才慕容倾所说的话,他想表达的意思太明确,苏朝歌扯开一抹苦笑,可是自己这样的人,哪里值得他说这样的话。

窗外夜色正浓,苏朝歌起身出了偏殿,去往西瑶光所在的正殿位置的路上理好自己的思绪。

正殿门紧闭,所有人被关在门外,绿萝愁眉苦脸的在正殿外徘徊。

“这是怎么了?”

听到朝歌的声音,绿萝顿住四处乱走的步子,一脸惊喜,“九九!”她走上前,倒是没有一般宫女的胆怯,抓住苏朝歌的手,急切道,“公主说要一个人静一静,把我们都赶出来了,可是这里面......一直没声儿啊!”

苏朝歌扶额,这绿萝跟了瑶光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她心情不好就关门要静静伤心的习惯吗?

夜晚天气寒冷,苏朝歌对着绿萝道,“你们退下吧,我来照顾公主。”

“啊?”

“放心吧。”苏朝歌摆了摆手,“你们退下。”

后一句话已经说得有些不容拒绝了,绿萝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对着身后的宫女招了招手,齐齐躬身道,“是。”

苏朝歌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去又将门掩上。

西瑶光一身薄薄的白色宫裙,躺在窗边的太妃椅上,呆呆的看着窗台。

窗户大开,凉风吹进来,刮得白色宫裙裙角翻飞,湿漉漉的长发遮住了西瑶光的半边脸,她像是感受不到寒冷一般,一动不动。

苏朝歌心里一疼,急忙走到床前拿了床被子,披到她身上,“天冷,你也不注意点。”

西瑶光像被摆弄的木偶一样,看着窗台,不发一言。

那样子,看得苏朝歌心里一刺。

她的声音没有半分温情,冰冷地叙述着事实,“南明他不是以前的那个南明了。”

苏朝歌微眯着眼,居高临下俯视着西瑶光。

西瑶光猛地从呆楞中惊醒,慌张地坐起来拉着苏朝歌,指着窗台,眼眶通红,无助得像迷失在森林的孩童,“鸽子飞了......”

苏朝歌顺着她的手指看向窗台,这才想起,走之前这里还有一只鸽子的。

那只,南明送给西瑶光用以两人通信的鸽子。

不见了吗?

苏朝歌心里一酸,看着西瑶光通红的眼眶,喉咙涩涩,她好想说,瑶光,我们再买一只更好的,不要那只好不好?可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西瑶光,南明他变了,他不喜欢你了。”

残忍得刮开西瑶光的伤口,在上面铺一层厚厚的盐。

西瑶光被她的话震得心神荡漾,眼眶泪水涌动,喃喃自语,“朝歌......可是他为什么......连鸽子都不留给我......”

留给你干什么呢?南明想表达的意思,西瑶光,你非要我说给你听吗?

苏朝歌忍住心里的暴动,那个始作俑者,现在说不定正抱着那个粉色宫裙少女,两人你侬我侬。而西瑶光呢?在这冰冷的西宫,看着窗台,因为一只鸽子心神摇动!

“瑶光,难道你要追着他,求他,留下鸽子,留下你吗?”

西瑶光倒吸一口气,眼睑挡住了惊变的眸光。

苏朝歌拉过她的手,“瑶光,你看着我。”瑶光慢悠悠的抬起头看着她,眼神也并没有清晰明确的焦距,苏朝歌深呼吸了一口气,“除了南明,你还有我,还有你的父王,还有西荆天下的子民,你不是一个人!你要记住,你是......”

“我是西荆的公主。”

西瑶光站起来,说出苏朝歌还未说出的话。

“我是西荆的公主。”西瑶光看着窗外,神色哀凄,“还有更多的人需要我。”

苏朝歌嘴唇微张,她的确想说,你是西荆的公主,却不是想表达天下人需要她西瑶光。

苏朝歌看着西瑶光虚弱的背影,她只是想说,瑶光你是西荆的公主,是西宫瑶光,骄傲顽劣,哪怕是南明,你也不要让自己低到尘埃了。

“朝歌。”西瑶光的发丝还带着刚沐浴完的玫瑰花香,窗户外刮的风吹起这股玫瑰花香,“那个人叫玲珑。”

苏朝歌看得一阵难受,没有阻拦她提起那两个人,等她说完应该就会好了吧?

“她是南明哥......那个人,在塞外救下的人。”西瑶光将脸上紊乱的发丝理好,继续说道,“就在四年前你走之后不久。最开始,那个人并没有对玲珑展现出什么特殊的对待,现在想起来,那个人不过是在同情玲珑。”

西瑶光的神色在宫灯下忽明忽暗,她一直把南明称作“那个人”,不肯叫南明哥哥,也不肯说名字。

苏朝歌被那两个字惊了惊,皱眉问道,“同情?”

“玲珑是那个人捡的,是一个连户籍都没有的乞儿。一个乞儿在塞外那样的条件下,是生活不下来的,然后......”西瑶光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玲珑就被那个人送到了西城,区区乞儿,也是没有资格进入南家的,那个人又将玲珑安置在了上街的小院里。”

“接下里的事发生得太快了。”西瑶光姣好的面容挑开一抹讽刺的笑容,“玲珑去了塞外,像所有狗血剧情一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当中,救了那个人。”顿了顿,“半个多月前,我身遇刺客,躺在床上,危在旦夕,那个人......”

“刺客?危在旦夕?”苏朝歌眼角一跳,声音陡然拔高,“现在怎么样?”

她的声音很是惊慌,西瑶光看见她这反应,心里温暖了好些,笑开,“只是中了一箭而已,现在已经好了。”

西瑶光顺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不信你试试?”

那般模样,确实不像有事的人。

看见西瑶光指的位置,苏朝歌白了她一眼,扯开话题,“然后呢?”

西瑶光走过去关上窗,终结今晚这一段回忆,“然后那个人去城门敲锣打鼓大礼迎接回西城的玲珑,从未看过我一眼。”

《倾城太子祭祀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