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宋朝好丈夫》宋朝好丈夫 txt 大叔受 宋朝好丈夫百度云

宋朝好丈夫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宋朝好丈夫》由网络作家邹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唐坊,季辰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有海兰在我并不担心,妈妈且用些心,带几个人亲自

|更新:2021-01-13 00:05: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宋朝好丈夫》由网络作家邹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唐坊,季辰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有海兰在我并不担心,妈妈且用些心,带几个人亲自

《宋朝好丈夫》免费试读

“有海兰在我并不担心,妈妈且用些心,带几个人亲自去布置鸿胪馆里的宋殿罢。”

她当然放心季妈妈在海上的安排,虽然心中有隐忧,仍是微笑着回答。

小院上空风声渐响。

从海面上吹来的盐风,撞上从鸭筑山驻马寺一带吹来的山风,嘶嘶哄哄的吵闹着。

“是,大娘子,只要这位楼大人果然愿意为陈季两家保媒,他想必是愿意受陈家所请,登岸下榻于鸿胪馆的。”

季妈妈低声回禀着。

她的暗沉嗓声里虽然没有犹疑,季青辰却听出她对那位楼国使,甚至对泉州陈家的晦暗窥探。

王世强刚才说起陈家和楼家的关系,这老妇在角门里应该里听清楚了。

楼云是敌是友,还未可知。

“妈妈放心,我自然会等着陈家传信回来,再决定容不容那位陈公子进坊提亲的。”

她微微一笑,想着坊中传的陈文昌的流言,还有陈家管事现在还没有回信。

有王世强在船上同行,陈家这门亲事成与不成,只怕还需慢慢观望。

订亲之前,她也需要时间看看那陈文昌是何等的人物。

“有江浙几位纲首在,陈公子未必就能顺利下船进坊说成这门亲事,还需要国使大人为他费心安排才行,我们正好有机会看清这位楼大人的心思,我担心反倒是三郎——”

季洪虽然一心为二郎打算,也绝不敢误了迎接大宋国使登岸这样的大事,只能静静听着。

更何况听她的语气,老三季辰虎落在了楼云手上,竟然是危险的很。

他耐心在一边。听她叮嘱着季妈妈到扶桑太宰府新建的鸿胪馆里安排。

只要扶桑式部丞递了国书,邀请大宋国使登岸,楼云就有可能答应。

她们需要为宋使楼云以及船上副使、属官下榻其中作准备。

想来通过陈家,她对恭请国使进港已经是胸有成竹。

“恭喜大娘子,心想事成——”

一待她和季妈妈说完话,他连忙陪笑,

“国使如果知道他下临的鸿胪新馆是俺们家捐建的,必定摆宴召大娘子进见,大娘子再向国使请求见一见三郎——”

“我只怕三郎冒犯了这位国使……”

她却没有半丝喜意,对她这些年花费心血请来的国使楼云,只觉得要应对并不容易,

“王世强说的应该是反话。三天前遇上风浪的不是三郎,依我看,应该是国使楼云的座船。”

季洪吃了一惊,听她继续说着,

“楼云这回到东海来坐的是福建海船,必定是让江浙海商们不满了。”

只要知道四明王家的家世,就能知道他们家在东海上的地位。

仅是一百年前宋徽宗在位时,曾经三十七次派出国使出使高丽,和高丽王协商攻辽灭金之事。而国使们次次都是从明州出海,他们的座船都是江浙海船,十有七八是四明王家,否则就是台州谢家。

这样的海上传统,突然被楼云打破,江浙海商岂能不怒?

“陈家这样的福建海商,当然不如江浙海商和三郎,他们也许不熟悉东海上的季风——”

季洪何等的精明,又在开京见过他们的争斗,立时反应过来,吃惊道:

“只怕还是江浙海商明知道三天前有台风,故意不提醒陈家,让国使带来的五条福建海船在海风中和船队失散了——”

海上风险难定,就算是一国使者遇难而亡,历朝历代也不是少见的事情。

这样的事甚至不用王世强策划。

庞大的江浙船队里,那些失了面子又担心失去东海市场利益的海商们未必做不出来,反正他们也只要不张嘴就可以了。

但她并不担心国使,如果真有王世强插手,那位来求亲的文昌公子才是真正危险。

”大娘子,文昌公子如果不经商不走海,也不曾为官,他在福建海船上遇上了如此风险必定吃惊,他对这样的海上争杀恐怕并不习惯,这门亲事……”

她心中也是和季洪想的一样,面上却不能点头,只是叹道:

“陈家的事咱们管不着,我只担心,三郎遇上这样落单的几条海船,要他去帮他们一把,指路到唐坊来避难也不是难事。但他必定先是趁机围上去,让他们留下买路钱。”

季洪听她说起季辰虎在海上打劫,有如历历在目,可谓是深知季辰虎的为人。

他心中暗暗发笑。

然而一想到季辰虎要真是敢公然在东海上做海贼,又失手落在了大宋国使的手上,全坊都要被他连累。

他也是笑不起来。

“总不能让各地的海商都知道,唐坊坊主的弟弟是个海盗,以后谁还敢到唐坊来做生意?”

她叹了口气,看向季妈妈,“妈妈,和李先生说一声,打理财货,按海上的规矩准备去宋船上悄悄把人赎回来。”

季妈妈听她吩咐准备花钱把季辰虎赎回来,幽深的双眼里并没有多少情绪,只是默默应下。

她转身召了仆妇去季氏货栈传信,季洪反倒是犹疑了起来,劝道:

“大娘子放心,凭三郎的本事,应该是不会在海上出事的。再说三郎以前受了大娘子的训斥,不会去东海上打劫,只常去濑户内海里黑吃黑地抢那些扶桑海贼。听说他前几年在内海就已经抢了几个小小岛礁做歇脚的港口,暂时停留不回来也是可能,说不定海兰姑娘马上会有平安消息传回来——”

她摇了摇头。

自从二郎季辰龙二十岁成年礼,姐弟三人分家后,这一年多季辰虎手上没有了河道收益,光是南坊的铺面和板船的收益根本不够他花用。

所以他已经是急红了眼,才去东海上打劫。

她不由得在心里懊悔有些逼他太过,叹道:

“他不但是落在了国使手上,只怕国使还想按规矩斩了他的首级悬挂示众,应该是王世强和江浙海商认得他是我的弟弟,所以才一起求情保了下来。”

季洪顿时把事情想通。

王世强正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拿定了她不得不去求他保住季辰虎,才敢第三次上门求亲,阻止她和陈家的婚事。

“且不提别的,我只怕国使对我唐坊起了猜疑之心——好在泉州陈纲首在信中答应过,会力劝国使登岸,如果上了岸,我也更好向他请罪。”

她仔细盘算着,要如何弥补季辰虎围攻大宋国使,给唐坊来带的麻烦。

季妈妈已经走回她的面前,她便吩咐道:

“妈妈你亲自去一趟鸿胪新馆,看着他们把宋殿上的各处馆阁都打扫干净,大到纸门竹幕、屏风步障、唐柜宋瓷,小到折扇唾盒、洗笔针线,都换成新进的上好宋货。虽然只是小事,也不可疏忽,不能不让国使知道我唐坊三万之众对大宋的一片忠心……”

唐坊远离大宋,只能经常来往足有十年的江浙宋商才深知坊中动向。

他们也知道季辰虎的平常为人,不会因为这一次打劫而怀疑唐坊是个没规矩的贼窝。

但对今日才来到东海之上的楼国使,她不能不谨慎以对

季洪在一边听着,也知道她果然用心,他季洪是第一批从北九州岛迁到了唐坊的元老,当然知道鸿胪馆有新旧之分。

旧馆,在唐坊建立起,是扶桑专用来进行官办海外贸易的地点。

以往宋商们来到扶桑后,都必须住到鸿胪馆里,把货物按固定价格交割给太宰府的官员,然后才由扶桑海商间接从太宰府购买,转卖进内地。

这样的官办贸易从唐末开始,已经延续了三四百年。

目前的高丽也是这样的贸易方式。

这样的官办贸易,当初虽然促进了海外贸易,到了几百年后却算得上是强买强卖。

再加上有官员从中上下其手,海商做生意时被克扣隐瞒算是小事,直接抢走商人的财货一分不给也是经常,所以弊端重生。

而这些事情,正是唐坊能在扶桑建起的原因。

这几年他季洪在坊学里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听着坊民们按要求写策论时,早听他们争议过:

从唐末开始,因为数百年中土的铁器、粮种的引进,扶桑国内土地耕种越来越多,领主们的庄园扩大,贵族们日渐富有,对宋货需求节节升高。

而大宋也因为要依靠市舶司的商税来支撑黄淮一带和金国对抗的军费,用官位虚职鼓励海外贸易,所以近二十年来,到扶桑做生意的宋商们也越来越多。

唐坊的建立,就是恰逢其会。

唐坊中商人们之间的自由贸易同时满足了扶桑领主、商人,还有海外宋商、高丽商、冲绳商人、甚至极少数南洋、阿拉伯商人的种种需求,才能以外国人的身份得到了太宰府的默认。

而唐坊建立后,旧馆年久失修,已经废弃。

“大娘子放心,大娘子上年所买的二十六名虾夷奴隶,老身已经把他们安排在了新馆宋殿内外,只要宋使入住,即便他不肯放出三郎,大娘子仍然可以随机应变。”

季妈妈遣走了仆妇,慢条斯理地回禀着。

季青辰微微一笑,点头不语。

季洪在一边却听得清楚,当然知道她这是两手准备。

如果那位楼大人好说话,答应唐坊以财货赎人当然是皆大欢喜。

但万一他故意为难,她也不是全无反制之力。

扶桑的这座国宾馆因为是近几年唐坊捐资建立的,其实早就已经落在了她的手里。

“大娘子,鸿胪新馆虽然是俺们家捐建的,馆里的虾夷奴隶也都是大娘子安排的线眼,但新馆所在的那一处山腰,离咱们这一年多在山里新开的田庄太近了……”

眼看着季妈妈要

《宋朝好丈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