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面具娇妻》面具娇妻预告片 玻璃 面具娇妻Basher

面具娇妻

现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面具娇妻》是芷宁鞠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羽凌峰,羽少爷,书中主要讲述了:医生手上力道一重,白浅浅顿时疼得倒抽气。她一疼,手就理所当然地握紧了羽凌峰的手。“羽少爷,不打麻药真的会很疼,而且打麻药对眼睛的影

包头市易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更新:2019-08-04 18:05: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面具娇妻》是芷宁鞠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羽凌峰,羽少爷,书中主要讲述了:医生手上力道一重,白浅浅顿时疼得倒抽气。她一疼,手就理所当然地握紧了羽凌峰的手。“羽少爷,不打麻药真的会很疼,而且打麻药对眼睛的影

《面具娇妻》免费试读

医生手上力道一重,白浅浅顿时疼得倒抽气。

她一疼,手就理所当然地握紧了羽凌峰的手。

“羽少爷,不打麻药真的会很疼,而且打麻药对眼睛的影响不大!”那老医生估计也被白浅浅这一叫吓得有些慌,所以赶紧改了口。

“我说不打就不打!听不懂人话!马上取玻璃!”羽凌峰啪的一声将手机朝那个医生砸去。

“好好好,我马上取!”老医生吓得镊子都掉到了地上。

白浅浅深吸了一口气,反正今天晚上她别指望这个恶魔能够大发慈悲了,疼就疼——

“唔——”还没想完,脸被人转了过去,羽凌峰一手压着她的肩膀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舌头轻易的挑开了她的唇瓣,拼命地吸吻着她的蜜汁,白浅浅的嘴被他堵得严实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挣扎,就连取玻璃时的疼痛都顾不上了。

“你老实点!”羽凌峰一脸愠怒地瞪着她,唇再一次深深的吻了过去。

王八蛋,混蛋,变态,强吻她还让她老实一点!白浅浅在心里将羽凌峰来来回回骂了一遍,骂着骂着心里竟然舒坦了,就连疼痛都轻了几分。

“好了,羽少爷,都,都取出来了!”老医生抹掉了额头上的汗水,双手还在那里颤抖。

要是刚才他在取玻璃的时候手也是这样颤抖的话,估计会被羽凌峰一脚给踢死。

羽凌峰这才从那个深吻中清醒过来,冰冷的目光在她绯红的脸上划了划,“你有多久没有吻过男人了?”

这个混蛋!

白浅浅脸上瞬间像被火烧的一般,明明刚才是他吻得很用力,怎么到最后反到是他说她了!

“羽少爷,你难道不知道如果不喜欢一个人就不能吻那个人的唇么?”她冲着羽凌峰大喊。

羽凌峰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伸手擦了擦她的唇角,“你不过是我花钱买来的巨额宠物,主人吻自己的宠物,有什么不行?”

他才是宠物!

白浅浅真想把这个男人的脑袋打得稀巴烂,他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能够忽视她的自尊。

“我不是你的宠物,我是个人,我也有我的自尊。”白浅浅据理力争。

羽凌峰邪邪地盯了她一眼,一把抓住了那只她好不容易包扎好的手,“有自尊是吧?白浅浅,那你就拿着你微薄的自尊好好过日子,最好以后都别来求我!”

他原本还想扶她回家,结果看到她这副倔强的样子,气得低咒一声,迅速收回想扶她的手,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白浅浅的心,微微一痛。要是现在受伤的是他的未婚妻,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吧。想着突然又觉得特别搞笑,自己跟他是什么关系,不过只见了几面而已,她怎么会有那样的怨言在心头?

她刚走出私家医院,就看到一辆车停在门口。

“小姐,我家少爷说送你回去!”

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立在一辆兰博基尼车旁边。

白浅浅怔然,他家少爷,难道是羽凌峰?“你家少爷是谁?”

“我家少爷姓肖,以前跟白小姐认识的,不过估计白小姐已经忘记他了!”男人微笑。

白浅浅这下更茫然了,首先她压根儿就不认识什么姓肖的,其次她更不会认识什么高高在上的少爷。“我想你是不是接错人了?我可能不是你们要接的人!”她啥优点都没有,唯一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那男人继续回头,笑得何其优雅。白浅浅第一个反应就是羽凌峰身边的黑面杀神JOHN,同样是侍侯少爷的,怎么感觉差别那么大?

“白浅浅小姐,今年十九岁,家住云锦小区九幢楼401室?”

白浅浅被他的话吓倒了。

“我们少爷说过,白小姐可能已经忘记了他,但是他却没有忘记您。我们少爷还交待过,以后白小姐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打这个电话,什么问题都可以。”

“真的什么问题都可以?”她眼睛闪了闪。

“嗯。”

然而,刚才的激动也只是在转瞬之间,她总不能说你少爷能不能给我一亿吧?她跟他可是连面都没有正式见过的人,人家那样说只不过是客气而已,“谢谢,我只想请您带我去白云医院?”

昨晚她接到弟弟得胃癌的消息,这一整夜都在外面折腾,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看他。

“小姐当真没有别的请求了?”

“没有了。”

那男人沉默了一下,点头答,“好。”

白云医院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二甲医院,一般人做大手术都不屑于来这样的医院,但是对白浅浅全家来说,医院的花费还是很高的。

找到了弟弟的病房,还没靠近便听到老爸白天威的声音,“我去死,你让我去死,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你姐姐也不用恨我,你也不用恨我!”

病房里的人赶紧去接他,劝道:“千万别冲动啊,你儿子现在还生着病,你要是死了谁来照顾他!”

白浅浅看着面前这一幕戏剧一般的场景,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去死,你现在就去死,你最好从四楼跳下去!”她啪的一声丢下了手上的水果。

他算什么爸爸,除了提供了两个精子之外,他什么时候为她和弟弟做过一件事?就是为了这个家,妈妈疲劳成疾,终于早早就辞了世,妈妈死的那一天她和弟弟手牵着手泪得悲天怆地,他呢,还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最后因为没钱被人给踢了出来。

她记得妈妈离开的那一天,外面积雪满地,他拿着一条破巾裹着自己肮脏的身体奔回来,连看都没有看妈妈尸体一眼,直接卷了钱就走。

现在,弟弟病了,他竟然还想逃避责任。

“浅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爸爸,我是你的爸爸啊!”叫他死他偏不死,白天威这人的心她算是摸透了。全天下的人都自杀了他也未必有胆子自杀!

“我是我爸爸吗?哪有爸爸为了一亿将自己女儿的眼睛卖给别人!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以前的所作所为,但现在的你,却让我极其的心寒!”

不想看到这样肮脏丑陋的嘴脸,她直接穿过他,走到白云楚的床旁,“弟弟,姐姐一定会给你准备好治病的钱,你好好地休息,等病好了,姐姐陪你一起出去玩!”

“姐姐,你刚才说的什么,什么眼睛?”白云楚比白浅浅少一岁,十八岁的他已经是个大男孩了。

《面具娇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