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世嫡凰》锦凰歌倾世嫡妃百度云 小说完结版 倾世嫡凰Twink

倾世嫡凰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苏沉心,明染的小说《倾世嫡凰》此文是不朽远方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明染将窗扇关掩,房间里一下子便清静下来。 “明小姐,可是我母亲的事有了眉目?”苏沉心迫不及待问道。 方才房中有人,她不能开口询问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30 06:03: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苏沉心,明染的小说《倾世嫡凰》此文是不朽远方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明染将窗扇关掩,房间里一下子便清静下来。 “明小姐,可是我母亲的事有了眉目?”苏沉心迫不及待问道。 方才房中有人,她不能开口询问

《倾世嫡凰》免费试读

明染将窗扇关掩,房间里一下子便清静下来。

“明小姐,可是我母亲的事有了眉目?”苏沉心迫不及待问道。

方才房中有人,她不能开口询问,而她的心从进屋就一直忐忑着。

明染微微一犹豫,道:“还不曾,今日是想问问你,苏夫人去世前身边伺候的人可有不妥?或者苏府可有让你怀疑的人?”

大长公主身份特殊,在没有确凿证据前,根本动摇不了她分毫,只能将替她在苏府下手的人找出来,或许还能指认她。

苏沉心低头回想,沉默许久,她摇头道:“母亲去世前,一切并无异常。”

明染将目光看向苏沉心身后的婆子。

那名婆子似乎并未察觉明染的注视,一直低头出神。

苏沉心顺着明染的目光望去,对着婆子道:“刘妈,你怎么了?”

刘妈身子一颤,道:“小姐,您还记得半年前夫人刚病,老爷就将掌家之权交给了冯姨娘,夫人才刚病,老爷就知晓了她不会好了吗?”

刘***语气激动,身子随着说话时的愤怒而颤动。

苏沉心突然起身,看着刘妈道:“你怀疑我爹?”

刘妈孤苦无依,无儿无女。

她在苏夫人身边伺候近二十年,在她心里,苏夫人不仅仅是主子,也是亲人。

刘妈跪在地上,身子伏下。

“老奴不敢。”

苏沉心眼角涌出泪水,秀美的面容上挂起两道泪水,让人看了心生怜惜。

“其实我又何尝没有疑心过父亲,只是我不敢去相信,若真是他,我又如何为娘讨回公道。”

明染站起身来,接过竹清递过来的丝绢替苏沉心拭去泪水。

“明小姐,让你见笑了。”她止住泪水,低下头,不愿让自己的软弱显现在面上。

明染轻轻叹了一息,“苏夫人确是中毒而亡,只是下葬多日,已查不出所中何毒。”

苏沉心抬起头,立马又低下抽泣起来。

刘妈也跟着痛哭流涕,她将头磕在地上,“夫人,您一生贤惠,谁如此歹毒啊,到底是谁?”

明染心中不忍,轻轻替苏沉心抚着后背。

“苏小姐节哀,如今是要揪出给苏夫人下毒的人。”

至于大长公主,她得想想......

苏沉心仰起梨花带雨的面容,“对,我要找出凶手,我不能让娘枉死。”

明染见她止住哭泣,问道:“若此事,与苏老爷有关呢?”

苏沉心怔愣住,一张小脸无助地看着明染。

“会是爹吗?若真是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也不知道了……”她喃喃细语,摇了摇头,颓坐到靠椅上。

明染蹲下身子,安慰道:“先别想了,我让丫鬟在苏府留意一下府里的人,那个下毒的人,定会露出马脚,再等一等。”

苏沉心点了点头,一脸感激。

回想起曾经对明染的态度,她不禁心中惭愧。

那时候苏府人人说她攀上了高枝,而苏老爷也几次暗示让她多多巴结明染,可她的心里,不管落入水里的是何人,她也会去救。

她不想,为了一次相救,就以救命恩人的名义去索要好处。

那时候,太后已经赏赐了许多恩赐,能被太后打赏,不该知足了吗?

为了终止苏老爷的妄想,所以后来明染去苏府,她便冷下脸来相对。

苏沉心看向明染,不知明小姐,可否明白自己那时的无可奈何。

“快要过年了,苏小姐要好好照顾身子,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长街看红灯。”

明染面上明艳动人,弯成月牙的双眼闪动着光芒。

苏沉心身子还未痊愈,没坐多久便领着婆子回去了。

明染推开窗扇,任由窗外的冷风吹拂在她面上。

只有感觉到冷意,她的思绪才会清晰。

拂月送走苏沉心后走进屋,“小姐,云荷送来消息,苏小姐从苏府出来,便被人跟踪着。”

今日明染让拂月去接苏沉心,而云荷就在苏府外面察看府里跟出来的人。

明染勾起一边唇角,“让云荷多留意苏府的冯姨娘。”

“是。”

灰蒙蒙的天际,寒风盘旋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商铺外已张灯结彩,百姓们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喜庆。

若不是要回府过年,想必太后也不会放她出宫。

竹清与拂月站在明染身后。

整个一个时辰,小姐坐在靠椅上半分不曾起身,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那个静若处子的小姐。

其实她俩不知,明染心里实则在暗暗分析着朝堂之事。

沈行的死,让她不得不重新去琢磨皇上的心思。

直到天际隐隐黑下来,几人才从醉天楼离去。

回到侯府,明染陪着明夫人与宁远侯用过晚饭后,她便早早回到雪琉院躺下了。

梦中,是一望无垠的大海。

一艘游艇行驶在海中央,一名女子与一名男子站在甲板上争执。

电闪雷鸣,****,海水翻滚成惊浪拍打上了游艇甲板。

游艇上铺天盖地的海水进了船舱。

整个游艇迅速往下沉,女子被涌起的海浪卷走,掉入了海里。

一双手搂住了她的腰,男子拉着她往上游。

女子推开男子,她不会游泳,不愿连累他。

男子不放手,再次游到她身边搂住她。

还没有游上海面,女子终是未能憋住气,大口大口的海水灌进了肺里。

她身子开始慢慢往下沉,意识开始模糊,她微弱地睁开眼,用最后的力气看见男子也紧闭上了眼失去了意识,两人双双往海底沉。

“萧默。”一声慌乱的叫喊在深夜里响起。

明染惊坐起身子,双眼惊恐不安,额头上布满了细小汗珠。

竹清听到声响从屋外进入,立马掌了灯走到榻边。

“小姐,可是噩梦了?”她替明染擦拭额上的汗珠。

明染坐起身子抱成团,失魂落魄盯着身上的衾被,一头青丝散落下来,遮住了她面容。

“没事,你出去吧。”

“那奴婢就在屋外。”

竹清轻声退出屋,靠着门框坐下。

昏黄的烛火氤氲满屋,明染将头埋在膝盖下,单薄的身子未盖衾被,周身被噬骨寒冷包围。

这冷,像极了当时在海底时的感受。

若不是那日在宸王府外,萧以宸有一瞬间的目光像极了萧默,不然自己怎么会以为是萧默穿越到了萧以宸身体内。

明染说不清对萧默是什么感受,她只知道在海底那刻,她是爱他的,哪怕他破坏了自己的订婚,哪怕他将自己带上游艇而溺在海底。

现代的自己,肯定已经死了吧,萧默呢,他在最后都紧搂着自己未曾放开手,他.......

想到此处,明染的心一阵一阵的疼痛。

若萧家与明家没有恩怨,自己是不是能一早就认清自己的心,而萧默是不是也不会隐藏自己的感情。

一滴泪水滴落在榻上的衾缎上,迅速晕染开来。

后半夜她已无心再眠,望着飞鸟帐顶思绪万千。

翌日一早,侯府上下张罗着过年事宜。

明染一早便起身来了海棠院。

银丝碳在屋内烘烤,整个屋子洋溢着温暖,房中侧手的案桌上摆满了各种账本。

“娘,过年原来要准备这么多啊。”她拿过桌上的一本账本,随意翻了翻。

明夫人埋首在案桌前,笑着抬头看向她,道:“这就多了?”

明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走到紫木软榻上坐下,“我还是适合嗑磕瓜子,喝喝茶。”

明夫人斜睨了她一眼,继续埋头查阅。

接连三日,明染每日都在海棠院陪着明夫人,未踏出府门半步。

丫鬟每日将苏府的消息带给她,也许是苏老爷有所察觉,竟再没有去过大长公主府。

而查了许久,也没有查出大长公主与苏老爷是何时有的往来。

明夫人也甚为奇怪明染这几日的乖巧,一点点地教着她掌家之事。

章节在线阅读

《倾世嫡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