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旁门小派》旁门小派创世 总攻 旁门小派强受

旁门小派

玄幻连载中

主角叫秦阳观,貂儿的小说是《旁门小派》,它的作者是宿念矣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噗! 又是一口黑血,邱镇海睁开了双眼,眼前云遮雾罩般的黑影正在缓慢消失,身上的痛苦如潮水般平息,退却。 有那么一刻,他的心绪都是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5 18:04: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秦阳观,貂儿的小说是《旁门小派》,它的作者是宿念矣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噗! 又是一口黑血,邱镇海睁开了双眼,眼前云遮雾罩般的黑影正在缓慢消失,身上的痛苦如潮水般平息,退却。 有那么一刻,他的心绪都是

《旁门小派》免费试读

噗!

又是一口黑血,邱镇海睁开了双眼,眼前云遮雾罩般的黑影正在缓慢消失,身上的痛苦如潮水般平息,退却。

有那么一刻,他的心绪都是恍然的,如坠云雾之中,但下一刻,来自腹腔的灼烧感,让他恍惚的意识立即清晰起来!

嘶!

“该死的王守旭!哪来的邪魔功法!”邱镇海骂了一句,想起如今自己正身陷囫囵,危险万分,想调转灵力,可除却仅剩三成压制异种灵气的修为外,气海中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了。

“王观主怎么了?”林越州冷漠的声音响起,邱镇海这才发现,在他身前正站着个目摄凶光,神色阴鸷的老者,不过比起自己来倒年轻得很!

“你便是秦阳观的新观主?”邱镇海面露阴狠之色,骂道:“卑鄙小人,你与那王守旭一丘之貉,尽会靠下三滥手段钳制本座!若非本座身受重伤,你岂能得手!”

“呵呵,成王败寇,不用说些假想之言,”林越州反唇相讥,冷道:“本座不知,邱观主如今还豢养雪貂么?”

“雪貂?”邱镇海疑惑道:“本座的确喜欢养些凡俗小物,不过是否养过雪貂,已经记不清了,这又与你何干?”

“记不清了?!”林越州闻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无奈,心酸和无尽的恨意:“你说你记不清了?”

他一脚踏在邱镇海裸露的伤口上,用力朝下碾了碾,说道:“没关系,老东西,本座这就帮你回忆!”

“三十五年前,云鹤观辖下,苍霞村,林佃户家,跑来了一只雪貂。”林越州全然不顾脚下的邱镇海正在哀嚎,问道:“想起来了吗?”

“快住脚!你这无耻之徒!”邱镇海依旧嘴上不饶人,继续骂道,听着林越州的话语,脑海中似乎早已淡忘的往事,星星点点般浮现。

“想起来了吗!”林越州又用力地蹬了邱镇海一脚,继续道:“那只雪貂,似乎叫貂儿呢!”

“貂儿?”邱镇海愣了一下,一时间忘了疼痛,脑海中斑驳的记忆似乎有了一丝关联,可依旧记不得这等无关紧要之事。

似他这种出生优渥的修士,早年靠着族内关系南渡于此,更是入了云鹤观当上了观主,修道数十年,他的修道之路一直都顺遂得很。

对邱镇海来说,每日艰辛修炼,还不如游戏红尘,对于修炼,也只是偶尔为之,是以数十年来,才将修为提升到炼气七层巅峰。

他沉迷在凡尘俗事之中,乐此不疲,至于豢养玩物,不过是兴之所至罢了,他都想不起来在他手中究竟养死了多少玩物。

“这只雪貂在林佃户家里偷鸡,被林佃户发现了,顺手打死。”林越州见他依旧一副迷糊的混账模样,越发火冒三丈,急声道:“而你,为了这么一只养了不过足月的畜生!用刀将林佃户怀有身孕的婆娘从头到尾劈成了两半!一尸两命!”

此言一出,邱镇海愣住了,虽然对他来说,仙凡有别,云鹤观道场辖下的村子,不管是人是物,生杀予夺通通掌握在修士手中,和日常食用的猪牛羊三牲没什么不同。

死一个两个人,对他们这些修士来说根本无关痛痒,可他也不至于如此。

他看着林越州,不解道:“你堂堂一介修士,竟为了凡俗之人逼迫本座至此?那佃户与你有何关系?”

在场众人听得林越州说起这桩陈年往事,看着林越州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中都浮现了一个答案!

林越州就是当年云鹤观苍霞村死了婆娘孩子的林佃户!他隐忍三十五年,不知经过了多少磨难,才侥幸获得仙缘,踏入仙门。

他的所有机缘和准备,都是为了这一刻!为了亲手将邱镇海这个杀害婆娘孩子的凶手就地正法,以邱镇海的血来祭奠死去的家人!

然而,众人还未仔细消化这则猜想,林越州开口了:“你千不该万不该啊,逼迫这个佃户到那种境地,就因为你是修士!”

林越州说着,抬起右腿,灌注灵力在右脚之上,不停地朝邱镇海伤口处踢去,含恨道:“街坊去云鹤观请人下山作法,没想到请来了你,你竟然当着佃户的面,将他婆娘和孩子的魂魄生拘了!”

死寂,死寂的可怕!

除了邱镇海,林越州之外,在场的众人都被这话惊得呆住了,这得多么阴狠冷酷的心肠,才能做出如此下作卑猥的事情!

霎时间众人看向邱镇海的眼神,都变得古怪起来,那里面透着冷漠,心寒和不齿,同时对林越州的所作所为,也感同身受。

若不是如此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又怎会让一个人隐忍下来,全力以赴地做准备,直到三十五年后的今日,直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出现在面前!

都是为了家人啊!

“原来是你!!”邱镇海此刻终于明白那人当日的所言所语,也猜到了,眼前这个秦阳观观主,就是那人口中的那个佃户。

没想到啊,没想到三十五年前他为了泄一时心头之快,竟给自己种下了如此大的苦果!

“说!我婆娘和孩子的魂魄在何处!那个金铃在何处!”林越州此刻心急如焚,直接以我字自称,他一把将邱镇海从地上拎起来,逼问道。

邱镇海如同失了魂一般,一言不发,任由林越州施为。

“你说啊!”林越州怒喝道:“我等了三十五年,做梦都想着这一天,抓住你问个明白!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邱镇海嘴角动了动,依旧没有开口,他不明白怎么和林越州说这事,也知道如今气在头上的林越州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话。

“拿回魂魄固然是我所愿,拿不回来,便也算了。”林越州见邱镇海依然不开口,脸色黯淡道:“既然不肯说,你就好好享受接下来我对你的折磨,然后亲自到我婆娘孩子面前磕头认错。”

林越州右手一招,涤水剑已出现在他手中,剑锋已对准了邱镇海的双脚。

“林观主,他暂时还不能死!”

《旁门小派》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