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风拂玉壶冰》风萧声动玉壶光转 古代言情小说 风拂玉壶冰GL

风拂玉壶冰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清雅长歌原创小说《风拂玉壶冰》,主角是徐冰清,苏婉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话说徐冰清回到府中。 “小姐认识北野灏?”不待徐冰清回答,素英又接着道:“我看他对小姐图谋不轨。” 徐冰清轻轻一笑:“无非是上次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4 06:03: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清雅长歌原创小说《风拂玉壶冰》,主角是徐冰清,苏婉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话说徐冰清回到府中。 “小姐认识北野灏?”不待徐冰清回答,素英又接着道:“我看他对小姐图谋不轨。” 徐冰清轻轻一笑:“无非是上次

《风拂玉壶冰》免费试读

话说徐冰清回到府中。

“小姐认识北野灏?”不待徐冰清回答,素英又接着道:“我看他对小姐图谋不轨。”

徐冰清轻轻一笑:“无非是上次在北境时远远地见过一面。无碍!这里是东皇国,他不敢乱来。”

“小姐这几日还是不要出府了吧!”

素英感觉此人太过危险,特别是他看自家小姐的眼神,犹如恶狼捕捉猎物般贪婪凶狠。她实在担心自家小姐的安全。

徐冰清明白素英的担忧,薄唇轻勾:“好!听你的。”

素英闻言总算松了口气。

只是刚过午时,宫里便传来口谕,召徐冰清两日后进宫赴宴。

看来有些事想躲也躲不了。

宫宴无非是皇室宗亲和朝中大臣携带家中女眷到宫中赴宴,借此拉拢关系,以便互攀高枝,互得利益。

皇宫御花园。

宫宴尚未开始,徐冰清孤身站于一角,笑看着周遭长袖善舞的贵妇和小姐们有说有笑。

在这里,徐冰清是一朵无语花,既不需要拉帮结派,亦不需要曲意逢迎,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待着便好。

先前因她是宁国侯的女儿,曾有人对她猛拍马屁,而她也只是高傲的不予理会,让人摸不透她的秉性。后来父母故去,她成了孤女,加之为人深不可测,再无人去主动交好于她。

苏婉茹从人群中走出,拉着徐冰清走进一座稍显安静的亭子处。

“唉!总算可以透口气了。”

徐冰清闻言淡淡一笑。

苏家是东皇国世家大族,以书香传世。

苏婉茹之父苏伦任户部尚书。

户部,那可是与钱打交道的地方,足见苏伦的威望,还有东皇国陛下对苏伦的信任。

再加上苏家大公子苏行昼年纪轻轻便是吏部侍郎;苏家二公子苏行夜跟在安王爷身边任三品参将。

先不论苏家本身的底蕴深厚,单凭苏家父子,就可以想象,会有多少人羡慕并想攀上苏家这根高枝。

世族之间打交道的最好方式当属与各家后院搞好关系,当然,苏家女眷首当其冲,特别是自幼受尽父兄无数宠爱的苏婉茹。

“你一向不喜欢参加这种索然无味的宴会,怎得今日来此?”

苏婉茹巧笑倩兮,“我来恭喜郡主殿下呀!”

这是徐冰清被封为“郡主”后,她们的初次相见。

徐冰清摇头轻笑。

“听闻今日北夷使臣也会来。”

“你感兴趣?”

“我自幼长在京城,未曾远游过,自然没见过其他外人。早就听闻北夷人凶狠嗜杀,样貌丑陋,我实在好奇他们到底究竟是何人物?”

“若真想知道,何不问问你那驻守北境的二哥苏将军?我看你是对那个北夷公主感兴趣吧!”

苏婉茹唇角勾笑:“还是你懂我啊!你说她堂堂一国公主却甘心嫁到这异国他乡来,究竟是为何?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胆量?我实在很好奇她的英姿啊!”

徐冰清敛眉轻笑,别说,她也很好奇。

只是徐冰清好奇的是北夷这次和亲东皇的用意和目的,当然,还有这位北夷公主百里芳华。

“唉!为什么这天下大势,却要用女人来委曲求全呢?”苏婉茹叹息道。

徐冰清轻轻一笑:“原来你这段时日的闭门不出是在韬光养晦啊!感悟倒是颇多的。”

苏婉茹上前挽着她的手臂,“我这不是拾你牙慧嘛!”

宫女缓缓来到,弯腰低首,“郡主,苏小姐,宫宴要开始了。”

徐冰清淡淡一笑:“好,有劳了。”

苏婉茹挽着她,低语道:“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举止、言行有度?这样,我母亲就不会常常关我禁闭了。”

徐冰清低声道:“你母亲不会真希望你像我一样的。你这样就很好,不必效仿别人。”

苏婉茹知其意思,全天下的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平安喜乐、一生无忧。当然,任何人的母亲宁愿自家孩子言语有失、举止有违,都不希望他们经历徐冰清所遭遇的所有事。

徐冰清九岁丧失双亲,只有一个年幼的弟弟,叔祖父、堂伯父他们对其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她在千般算计、万般陷害中长大,而后成了现在温婉娴静、优雅淡然的徐冰清。

“冰清……”苏婉茹不知如何安慰她。

徐冰清淡淡一笑,轻拍她手臂,“不是好奇北夷公主是何人物吗?一起去看看。”

苏婉茹嘴角轻勾:“嗯。”

说着两人朝宴会上走去。

皇宫宴席,东皇陛下姬御宸和皇后娘娘秦雪卿之御座自是高高在上、威严庄重。

其下便是姬御宸的皇叔,贤王姬宗耀和恒王姬宗黋;而后是安王姬逸风;再往下便是北夷公主百里芳华,还有大将军北野灏,还有皇室宗亲和朝中大臣。而女眷则是在其男主身后落座。

唯独徐冰清算是异类。

因徐浩然年纪尚幼,又在学龄之年,故而从未参加过宴饮,一般都是徐冰清代为参宴。

徐冰清不仅代表着宁国侯府,又是陛下亲封的宁安郡主,所以她的座位虽不算太靠前,却在前排落座,很是惹人注目。

殿中北野灏望向徐冰清的目光赤裸而强烈,令人想不注意都难。

当然,身为当事人的徐冰清不可能察觉不到,她只是假装不曾注意到,刻意忽略那道令人厌恶的目光,淡然自若地欣赏殿中的歌舞。

苏婉茹不甘寂寞,并未落座于自家母亲身边,而是坐在徐冰清身旁。

看到紧盯着徐冰清的那束深沉玩味的目光,苏婉茹忍不住在桌下轻拉徐冰清的衣襟。

徐冰清不动声色地举杯喝酒,借此掩饰自己的神情,“怎么了?”

“这人是谁?竟然如此无礼!真想把他的眼珠挖出来。”

徐冰清听罢,面上依旧含笑,心里却忍不住为苏婉茹此话拍手叫好。

“他是北野灏,此次北夷便是由他领兵,是北夷的大将军。”

苏婉茹挑眉,朝北野灏看去,对着他轻声道:“手……下……败……将。”一字一顿,含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殿中鼓瑟吹笙,舞姿轻盈飞旋,北野灏肯定听不到苏婉茹的言语,但徐冰清却听得清清楚楚。

不过,北野灏也不笨,看懂了苏婉茹的口型所表达的字义,遂移开目光,仰头灌酒。

殿中舞曲告一段落。

北夷公主百里芳华站起身,行礼道:“东皇陛下,东皇国女子灵动清瘦,舞姿轻盈飘逸,如花中蝴蝶,令人赏心悦目。不如芳华来舞上一曲,看看我北夷国的舞蹈如何?”

“好啊!”姬御宸欣然同意。

不一会儿,只见百里芳华重新换上一袭红裙飞身落入殿中,刹那间,明艳夺目,摄人心魂。

苏婉茹低语:“这百里公主容貌虽称不上绝色,可这抹英姿倒是让人小瞧不得。你看她这舞姿强劲有力,有些沙场执鞭的快意,不似我们东皇国女子的清逸飘渺。”

“北夷人崇尚武力,皆是自幼习武,他们生于马背,长于马背。北夷的女子也是个个自幼习武强身,且武艺非凡,身姿灵活矫健,并不输于男儿。”

苏婉茹“哦”了一声,看向徐冰清,“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也出生于北境军中,也算是马背上长大的人,不知你与她相比如何?”

徐冰清轻笑:“你太高看我了。”

话说徐冰清的确是自幼长于马背,不过自从父母逝去后,她就再未碰过马。更遑论,她因诸多原因疏于练武,至今都是武功平平,甚至连拉弓搭箭、骑马扬鞭都早已生疏的好似不曾接触过。

《风拂玉壶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