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飞空刀》模具空刀是什么意思 GV 飞空刀小说大结局

飞空刀

武侠连载中

新书《飞空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麻麻给买糖,主角徐臻,雷沃汀,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已经被压制得将近溃散的商队保护,看到那位传说中有着壮大气力的武人发掘,并且站在了他们这一面,登时鼓舞起了无限的士气,一扫颓势,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5 00:05: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飞空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麻麻给买糖,主角徐臻,雷沃汀,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已经被压制得将近溃散的商队保护,看到那位传说中有着壮大气力的武人发掘,并且站在了他们这一面,登时鼓舞起了无限的士气,一扫颓势,继

《飞空刀》免费试读

已经被压制得将近溃散的商队保护,看到那位传说中有着壮大气力的武人发掘,并且站在了他们这一面,登时鼓舞起了无限的士气,一扫颓势,继续与那些“强盗”们奋战起来。

一年多来,徐臻作为武人的确在道上闯出了不小的名声,特别是在他铸造出这柄魔法剑后,这种在这个魔法逐渐消逝的期间非常少见的元素附魔类兵器,的的确确惹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因此,他由于手中的兵器被认出身份是很正常的事儿,徐臻也对此半点不感应奇怪。

唯一让他有些为难的,是那些人叫出来的称号——

炎之剑什麽的还好说,虽说有些中二,在这个期间也算得上正常。

炎火魔剑雷沃汀……天不幸见,作为兵器铸造者的徐臻,可历来没有给剑取过这种宏伟上的名字!

事实上,这个名号,是他在接管了一位有着朔方野蛮人血统的拜托人拜托后,被对方看到了他在战争中运用这柄魔法剑的架势,而后便被那家伙取了个野蛮人神话传说中灭世魔剑的名字给撒布了出去。

当他反馈过来的时分,这个名字已经随着他的业绩撒布颇广,便算想改都改来了。

好吧,雷沃汀便雷沃汀,总比火之雀跃之类的坑爹名字要好,徐臻也便认下了这个名号,除了每次被人报出这个名号的时分会感应有些不从容以外,也便没什麽了。

他倒是没想到,仅仅只是亮出了剑,表示了身份,那些保护们便能爆发出如此的士气,看模样我在公众传说中的气象还是挺不错的嘛!

这么想着,徐臻挥了挥手中的剑,剑锋上的火焰明白出几道火舌,在他的意志下化作了火焰箭矢,射杀了几位妄图凑近偷袭的强盗兵士,而后举剑回应道:

“哦?认出我的剑了吗……哼,你看上去也不是什麽无名之辈,可敢报上名号?”

虽说明晓得这些特地出来干黑活的正轨军不行能随意露出身份,徐臻还是想要试着套一套话——便算是与人结怨,他也要搞清楚仇敌究竟是谁啊!

事实证实,他还是想多了,当前这位骑士可不是那种被所谓的骑士精力给洗脑的小年轻,而是一个真正成熟的、晓得我该干什麽的超常骑士。

从他能出来扮强盗干黑活这一点便可以看出,这鲜明不是一个会被什麽骑士精力所迷惑、随便自报家门的傻瓜。

因此,在确认了敌手的身份后,关于徐臻的问话,他压根一个字都不答,只是用消沉的语气对着兵士们说了一句“杀!”,而后便登时持剑倡议二度冲锋。

关于重甲骑士不予回应的反馈,徐臻虽说有些扫兴,但却也早有心理筹办,因此他也一样毫不夷由地催动马匹,首先冲锋。

第二回合,首先!

锵——!锵——!锵——!

几次冲锋交织,不管是徐臻还是重甲骑士,都感觉到了敌手的难缠。

关于重甲骑士来说,他本以为凭着我身为超常骑士的壮大气力,足以压过在身子才气方面减色好几筹的武人专业,但却没想到当前的这位压根便不是一般的武人,而是披着武人外皮的开挂玩家!

那一身兼具韧性与爆发的巨力,以及能支持得起这种气力的刁悍身子,都毫不减色于专一骑士路途锻炼至今的重甲骑士,乃至在速率与急迅方面还让对方超出了一丝,如果不是他一身便刻作战的战争技巧比对方加倍娴熟,说不定便要落败了!

而加倍辣手的是,对方那发放着致命高温的魔法剑,除了我手中这柄一样并不凡物的宝剑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招架——便使是包覆着多层铁皮的厚重盾牌,在这炎火魔剑眼前也惟有一剑两断的了局。

结果,他身上的这副满身重甲,压根起不到半点防御用途,乃至还拖慢了他的出手速率!

‘能闯出这么大的名声的家伙,的确不是弱者!亏我过去还把这家伙的听说看成强调之后的结果,他有与本身的传言相般配的气力!’

又一次不分胜败的回合后,重甲骑士心中如此悄悄的叹息着。

殊不知,在他当面的徐臻也一样感应头疼——这个骑士手中的那把剑,实在是太碍事了!

说真话,自从铸造出这柄被称为“雷沃汀”的魔法剑之后,徐臻便再也没有碰到过能招架他的剑锋的兵器了,这让他一不当心养成了些许骄慢之心,自以为凭着手中之剑,国度大可去得。

却没想到,仅仅只是方才离开南方,他便遇上了一个一样掌握着神兵利器的骑士,让他彻底发扬不出兵器上风。

当然,凭借着魔药加持之下更身子一筹的身子才气,纵使技巧上差少许,徐臻可算还是能与对方堪堪打成个平局,不至于因此落败。

此时的问题是,两位超常虽说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败,徐臻体内魔药的服从是偶然间限定的!

再加上那些商队保护虽说重振了士气,面对着精锐兵士伪装成的假强盗,始终还是落在了下风,而一旦他我表示出不支的迹象,那一点沙岸上的城堡一般狡猾的士气,也登时便会倒塌,局势刹时便会糜烂到不行摒挡的境界。

到时分,面对着一位超常骑士以及一群精锐兵士的围攻,徐臻可便很难满身而退了——而关于这种干黑活的正轨军,徐臻可不会期望对方会有“下级包涵”这种观点,落败的结果便是死,他很清楚这一点。

‘因此,得耍些小伎俩了!’

这么想着,在又一次冲锋之时,徐臻握着缰绳的那一只手微微使劲,魔力从手心中涌出,顺着缰绳一路往下游淌,沿途所过之处,不管是在马辔、马鞍、还是马的身子表面,都有丝丝符文闪现。

不单单如此,他死后那看上去便是一块一般黑布裁成的大氅,也在同临时间闪灼起了微光,微光中符文闪现。

霎时间,徐臻连人带马的身影都变得含混起来,宛若很难再以肉眼校验出他的准确地位和速率。

——这是徐臻在情急之下,用临时附魔的方法,以魔力修建成卢恩符文,倚赖在大氅与马匹之上,用魔法的气力收拢空气中的水汽,歪曲亮光,对他的地位与速率生产出些微的误差。而且为了不让魔法剑上发放的可骇热量影响到水汽的群集,他还特意收束了剑刃上的火焰与温度,将其牢牢约束在剑身表面,尽可能不向外逸散半分。

虽说这种临时附魔的时效性非常短暂,仅仅只能持续几个刹时,而且魔力花消非常庞大,但关于正在战争中的徐臻来说,不要说几瞬,哪怕惟有一瞬也尽够了!

在徐臻与重甲骑士这种档次的战争中,仅仅只是一瞬的踌躇,仅仅只是不到一寸的误差,便是胜与负、生与死的差距!

嗤——!

两道身影交织而过,当其他人再度看清他们二人的身影时,却发掘胜败分出——重甲骑士的一侧肩膀,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庞大的口子,破裂的铠甲中,可以看到焦黑的皮肉,绽开出狰狞的伤口。

——在非常后交织的一刹时,重甲骑士校验错了徐臻剑锋的地位,被他抓住机会狠狠来了一剑,那只管收束着所有热量,但本体仍旧炙热无比的剑锋,毫不费力地切开了骑士的盔甲,切开了皮肉,生产出了一道庞大的伤口。

从骑士那疲乏下垂的手臂来看,很鲜明,他肩上的伤非常重,起码在这一次战争中,他的一只手已经算是废了。

但这实在已经是他起劲之后的结果了——如果不是重甲骑士在非常后一刹时发觉到了失误,养精蓄锐扭动了身子,那徐臻的这一剑便不是砍在他的肩膀上,而是直接砍断他的头颅了!

“居然用魔法……”

本以为这会是一次骑士对战,却没想到敌手用魔法作弊,哪怕重甲骑士我也不是什麽服从骑士精力的善人,他却仍旧觉得有些愤怒——这太TM欺压人了!

“嘛,我是一个武人啊,用魔法很正常的吧!你可不要怪我庸俗哟~~”

徐臻摆荡着手中之剑,语气中说不出的自满——他方才这一手的确是灵光一闪之间临时创出来的自满之作。

骑士专业的超常关于魔法的抗性不低,如果他直接用魔法搅扰对方,结果不妨是偷鸡不行蚀把米,影响不了人家不说,我还可能亏损。

假设换一个思路,将魔法运用在我身上,生产出的搅扰也是纯真的物理现象,那骑士的魔法抗性也便基础没有意义了。

“哼!”

关于敌手的自满,重甲骑士只是冷哼了一声。

他并不清楚方才这一招实在只是徐臻的临场发扬,他还以为这是这个武人早便决策好的,包括之前几个回合的骑士冲锋对决也是,便是为了低落他的小心性,他习惯了这种打法之后,再运用魔法,给了他一下狠的。

这让他对当前这个早有名声的武人越加恼恨的同时,也不由得在心中升起浓重的顾忌——这种精于合计的敌手,太难缠了!

“……我们撤!”

晓得我落败之后,其他兵士也不行能会是这个武人的敌手,重甲骑士明智地选定了及时撤退——再不撤,废了一只手的我和剩下的下级,可敌这个武人和那些商队保护的合力!

《飞空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